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文北京 > 逛天桥老北京的娱乐生活

逛天桥老北京的娱乐生活

发布时间:2011-9-26 11:43:06|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逛天桥去!”这是老北京人乐此不疲的娱乐活动之一。天桥是北京平民文化的集中地,以其光怪陆离的风貌构成一大景观。天桥之名,源于跨在东西龙须沟上的一座桥梁,为明清两代皇帝赴天坛、先农坛祭祀时必经的御路,原为单孔石拱桥。名为天桥,意为天子专用。后经改建,1934年拓展道路后被全部拆除。历经变迁,从清末至民初,天桥地区逐渐演变成五方杂处的闹市,形成民间艺术与集市贸易的中心,成为平民游乐的重要场所。这里旧货市场生意兴隆,书社茶馆林立,这种集饮茶、休憩、听唱为一体,自由选择时段、来往随意的消费方式,不仅极便游人,而且特别符合北京平民的生活节奏与休闲趣味。后来的新世界、城南游艺园等新兴游乐场地及其设施的兴建,大量坤书馆、坤角戏园的出现和男女可以同席看戏的新规矩,在当时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寮棚地摊的各色小吃、什样杂耍,形式多种,收费便宜,游人如蚁,车马喧阗,熙来攘往,游人可以尽情玩乐,构成了一幅引人入胜的民俗画卷。
在天桥70余年的繁荣历史上,诸般艺人在此学艺、卖艺、传艺,各有奇才,功夫地道,使天桥成为北京民间艺术的发祥地,是造就民间艺人的摇篮。天桥“八大怪”的说法深入人心,至今有关传闻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同时期的“八大怪”所指不一,如早期曲艺相声艺人“穷不怕”在天桥摆地摊露天表演相声,善于白沙撒字,边撒边唱、挥洒自如,信手撒出间架匀称的漂亮汉字,其神韵与字帖一般无二,堪称一绝。中期的卖艺人“大兵黄”扮相不伦不类,以其跳脚狂詈的特别表演,嬉笑怒骂,把军阀丑闻、贪官污吏、社会黑暗以说书的形式,自成一段一回地加以痛快淋漓地揭露,虽几度被抓坐牢仍旧浑然不怕。晚期的艺人众多,如相声大师侯宝林、快板艺人高凤山、单弦艺人曹宝禄、京韵大鼓艺人孙书筠、奉调大鼓艺人魏喜奎、拉洋片艺人“小金牙”、杂技艺人“飞飞飞”等,均是天桥艺人中的佼佼者。
此外,天桥还涌现出许多武艺精湛的艺人。如绰号“大刀张”的张宝忠,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掼跤。他以舞春秋刀、刀里加鞭、力开硬弓等惊人绝技享誉当时。其孙张少杰承其家传,更别出心裁地创出以柔功进行举刀与拉弓的表演,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摔跤,北京人称之为“掼跤”。与其他地方的摔跤不同,北京的摔跤起源于清代“善扑营”,那些宫廷专业摔跤手(称为“布库”)由八旗子弟精选组成。清亡后善扑营的布库流入民间,以卖艺谋生。北京的摔跤手颇得其真传,并有许多摔跤世家。北京跤坛名家辈出,百年间先后有沈友三、张文山、宝善林等以善摔跤而名世。宝善林以刚柔互济、巧拙兼施的纯熟技艺使摔跤这一体育运动达到健与美完满结合之境。他还拜北京艺人王小辫为师,学会了耍“中幡”的绝技。十几公斤重的中幡,上挂一丈五尺长、二尺宽的幡面,将其握在手中如生根一般,举在空中,翻转腾挪,做出各种令人目眩神迷的惊险奇绝动作。如单手上托的“霸王举鼎”、背手后托的“苏秦背剑”、用头顶的“抬头望月”、扔出手骗身接的“张飞骗马”等等,令人叹为观止,由此声震京城。至今其传人仍在各种文化庙会上表演此项绝技,成为人们欣赏叫绝的节目。
天桥作为一个京城平民文化娱乐中心,艺人和观众的互动性很强。如天桥的硬气功表演,艺人将闪着寒光的大钢刀刃贴在肚皮上,现场叫过观众来抡铁棍猛击刀背。这等感受,呆在家里看电视是绝对体验不到的。曾经在天桥学艺、卖艺、传艺的民间艺人里,有史料记载的就多达五六百号人。
老北京有一句歇后语“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比喻只在口头上说而做不出实事的人。所谓的天桥把式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杂技武术类,包括硬气功表演、器械表演、徒手表演练杠子、耍中幡、抖空竹、戏法、口技、驯兽、掼跤;二是说唱类,包括评书、鼓书、单弦、相声、数来宝、皮影、木偶戏、滑稽二簧、双簧。过去天桥江湖卖艺人聚集一方,他们往往露天演出,开场献艺时往往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家传师承、绝技绝活以招徕观众,等观众围聚得里外三围时,把观众的好奇心调动足了以后,才开始正式表演,以收到最佳表演效果。有些表演如以头开砖的硬气功、吞宝剑铁球、摔跤练武等,是真砍实凿的硬功夫,因消耗的体力很大,不可能终日表演不停,故此借用口头大段讲述为辅助手段,以缓解调整紧张的情绪和繁重的体力消耗。因此,天桥的把式并非光说不练,而是有说有练或多说少练,这也在情理之中。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