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北京 > 放眼世界—不愿做隐士的艺术家

放眼世界—不愿做隐士的艺术家

发布时间:2011-9-24 14:45:33|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夜郎湖水知我心

画家与“高原明珠”

大哲学家施韦策有一句名言:“人类伦理最大的缺陷就是只涉及自身,没有普度众生。”在金台艺术馆顶层有一间阁楼,袁熙坤每天都要在这里读书、喝茶、想心事。他想绘画的事,想艺术馆的事,也想蓝天、绿水、森林和动物。袁熙坤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应该关注社会问题。画家作画不仅仅要在方寸之地表现气象万千,而今应该义不容辞地配合社会在天地间画出更加雄伟壮丽的图画。”
“我从小生活在秀丽的滇池边,那儿的水、那儿的一草一木我都非常熟悉。那时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里面成群的鱼和虾,而现在已被严重污染。那么美好的自然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20世纪90年代中期,云南省和昆明市两级政府为滇池治污项目争取世行贷款,袁熙坤知道后即为此奔走。世行驻亚太地区的专职代表张崇华先生是他的挚友,于是袁熙坤不断向他介绍滇池辉煌的人文历史、昔日的绚丽风光以及受污染的诸多情况,还有省、市两级政府积极治污的态度和已采取的行动,力荐将这个项目在世行挂号。
2001年初,当袁熙坤得知云南正对省内9个高原湖泊进行环保治理时高兴地说:“省里各级政府对环保如此高度重视,受污染的云南9颗‘高原明珠’一定会重放异彩!”“画家作画,往往是在方寸之间,表现出气象万千!而今天在云南所进行的环保事业,则是在天地之间做更为壮丽的图画。云岭兴衰,滇人有责啊!”
世界银行亚太技术局主管工业控制污染项目的官员、环保专家张崇华说:“前些年袁熙坤曾多次详细介绍滇池污染的情况及云南省积极治理的决心和采取的行动,力荐将这个项目在世界银行挂号。经多方努力,滇池治理项目争取到了世界银行几亿美元的贷款。作为一名文化使者,袁熙坤在其中起到了穿针引线、添砖加瓦的作用。”

呵护抚仙湖

位于云南省中部澄江、江川、华宁三县交界处的抚仙湖,距昆明60公里,是我国现已探明的第二深水湖泊。该湖湖面面积为212平方公里,容水量189.3亿立方米,湖水平均深度为87米,最大水深157.3米。近年来,随着沿湖地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抚仙湖流域环境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坏。2000年5月初,在玉溪市澄江县采风的袁熙坤,发现抚仙湖周围严重的环保问题后痛心地说:“这是大地母亲的皮肤溃疡!昆明附近50公里内就只剩下这泓湖水了,千万不能让它变成今天的滇池啊!”
为考察抚仙湖的污染情况,袁熙坤带着助手在抚仙湖畔住了下来,深入沿湖的澄江、华宁及江川三个县湖滨考察污染源。由于抚仙湖毗邻昆明、玉溪、曲靖等大中城市,近年旅游事业发展迅速,每年到湖区旅游度假者达200多万人次。沿湖有机污染加重,富营养化进程加快,尤其以氨、氮含量上升最甚,在排污口及旅游景点附近水域,水质已由过去的一类水质恶化为二至三类水质。流域森林植被覆盖率低,水土流失严重。 抚仙湖流域由于人多地少,为解决温饱,沿湖山区农民乱砍滥伐,盲目垦荒现象严重。水资源贫乏而且供需平衡非常脆弱,从而加剧水资源供需矛盾。
通过一个多月的调研,他邀请新华社记者实地采访。6月下旬新华社发表《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画家袁熙坤吁请云南省有关部门切实重视和加强抚仙湖的环境保护》。袁熙坤在文中详尽分析了造成抚仙湖污染的主要原因后,特别强调:“目前抚仙湖水质污染速度已大大高于治理速度,照此下去,用不了几年,抚仙湖水质将彻底恶化,后果不堪设想。”并诚心告诫:“我们不能再犯‘有钱买棺材,无钱买药’的低级错误。”为此,他吁请云南有关部门:“从现在起就应切实重视和加强抚仙湖的环境保护,使之不成为第二个滇池。”7月12日,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对此做出重要批示,2000年底云南省玉溪市开始大规模治理抚仙湖,完成的环保整改项目工程的经费已超过3000万元。

  
2 
3 
4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