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当代知识界的反思:走俄罗斯自己的路

当代知识界的反思:走俄罗斯自己的路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8:44|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俄罗斯在路上”
      19世纪,俄国著名思想理论家别林斯基曾从文化学的角度提出“俄罗斯在路上”这一形象的文化概念。具有深刻反省意识的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提出“永远创建中的俄罗斯”的深刻涵义。
      俄罗斯是一个耽于思考和幻想的民族。迷恋往昔和憧憬未来是俄罗斯人的性格特点。俄罗斯的著名诗人普希金有一首诗叫《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心永远向着未来,而现在却常是阴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终将成为亲切的怀恋。这种只生活在“过去和未来”中的精神特征可以说是俄罗斯人最显著的性格特征。这种充满反思和憧憬的精神活动表现在俄罗斯文化方面造就了俄罗斯发达的历史题材的创作和历史主义传统的深厚积淀,也使得俄罗斯人执着于对理想社会和未来生活的迫切追求。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在俄罗斯民族的精神世界里始终拥有广阔的空间。纯粹的理想主义又往往易于演变成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空想。
      俄国学者利哈乔夫认为,俄罗斯之所以具有这种性格,是因为俄罗斯在千年的历史上常常处于“危机状态”,用俄国文人的话讲,“俄罗斯总在路上”,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语表述,就是“永远创建中的俄罗斯”。俄罗斯知识分子大多认定文学是俄罗斯民族的灵魂,文学是俄罗斯民族的哲学,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俄罗斯民族的良心。俄罗斯民族生活的一个典型表现就是“崇拜往昔”与“对未来的急切追求”并存,沉溺于历史和憧憬未来,情绪冲动就在所难免,这些精神现象在俄罗斯文学中多有反映和体现。

“忆旧”和“憧憬”之间
      由于俄罗斯民族的心态常常摇摆于“忆旧”和“憧憬”之间,在特定的历史文化环境中,激情往往容易演化为极端,社会也因此变得激荡和危机。这一出自文化学的渊源为上一世纪90年代的苏联解体、叶利钦时代的“休克疗法”、实现西方经济的“500天计划”等事件,为刚刚翻过去的十几年的俄罗斯政治、经济和文化转型的历史找到了精神依据。
      当代俄罗斯的知识分子秉承了俄罗斯的文化精华和优良的人文传统,是一群负有深刻使命感的群体,有社会的良心之称。他们信奉民主自由,积极投入社会改革,参与改革的进程。但在叶利钦领导下的十年里,资本主义在俄罗斯野蛮地复辟,俄罗斯不但没有出现发展的奇迹,反而出现了历史性的衰退,他们对社会灾难感到困惑和悲观。
      在俄罗斯信奉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中,有许多人以前坚决拥护叶利钦的改革,但当他们看到叶利钦的改革带来的是国力的衰败、道德的沦丧时,对俄罗斯改革的现实大失所望,进而转向了强烈地批评叶利钦。

康德拉季耶夫悲壮地开枪自杀:反思开始
      俄罗斯著名作家维亚•康德拉季耶夫,曾是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拥护者,对叶利钦的改革充满着期待和希望。但是,当大规模私有化的恶果逐渐暴露时,康德拉季耶夫痛心地奋笔疾书,称再也不能为这种市场改革唱赞歌,这种“改革”造就了数以万计的暴发户,却使社会上领养老金者日益贫困。1993年9月叶利钦炮轰议会之后,康德拉季耶夫开枪自杀,悲剧性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少前苏联时期的所谓“持不同政见者”也先后进行过反思。这些人在对比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变化后,难以接受这一他们曾为之呐喊、奋斗的结局。曾经对前苏联时期进行过尖锐批判的梅德维捷夫教授,面对解体后迅速衰落的俄罗斯无奈地表示:“无须向任何人证明,戈尔巴乔夫执政之前的苏联,比现在的俄国好得多。戈尔巴乔夫留给后人的遗产有三个:一是世界大国苏联的分崩离析,二是无节制的通货膨胀,三是80%的人进入贫困线,数百万贫困者流落街头。”

尝够了照搬西方模式的苦果
      俄罗斯著名作家季诺维耶夫,前苏联时期因持不同政见流亡海外,他目睹激进改革造成的巨大社会灾难,称“我写了三十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流亡巴黎的作家马克西莫夫,面对自己祖国的现状也发出感慨:“假如知道自己过去写的书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我就不会写那些书;假如知道苏联这只大船会沉没,我就不会去摇撼这只船。” 这些经过深思后的肺腑之言,显得更坦率也更直白。
      在经历改革的迷惘和激进后,在尝够了照搬西方模式的苦果、厌倦了社会动荡不安的局势之后,俄罗斯知识分子开始沉下心来,总结往昔,对苏联时期的领导人及其思想、对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进程重新进行评价,对俄罗斯未来的发展道路重新进行思考和选择。审视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深刻反思俄罗斯改革失败的原因。思想趋于理性思考。思想界和学术界亮出“走俄罗斯自己的道路”的旗帜。
      这时,俄罗斯知识界涌现出一批反思历史,审视现在,展望未来的学术著作。如2000年出版的罗•麦德维杰夫的《俄罗斯往何处去?俄罗斯能搞资本主义吗?》以及《普京时代:世纪之交的俄罗斯》;1999年出版的列•姆列钦的《权利的公式——从叶利钦到普京》;2001年出版的安•米格拉尼扬的《俄罗斯现代化之路——为何如此曲折》等等,这些学术著作凝聚了俄罗斯知识精英界的理论精华。
      俄罗斯著名社会学家、科学院院士多博列尼科夫于2003年10月来访中国,曾为中国学者做了一个发人深省的学术报告《俄罗斯改革的经验与教训》,在中国听众中引起巨大的反响。
      他的观点反映出俄罗斯社会科学界专家学者的基本看法和立场。他认为1992年开始的俄罗斯自由主义的社会改革已基本失败,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已经把俄罗斯社会引向死胡同。实际上俄罗斯的改革结果是倒退20年到30年。整个社会的精神和物质损失是无法计量的。 “我们大家谁也没有向往这样一个社会。所谓的改革家并不理解或者根本就不愿意理解俄罗斯社会,不了解俄罗斯社会的文化、自然地理的根本特点以及与西欧和美国社会的区别,不了解改革的对象,机械地照搬西方的社会制度,这对俄罗斯的发展和未来是致命的。” 俄罗斯社会经历了深刻的制度危机和心理危机,人们有希望落空的悲痛感,甚至感到被欺骗。多博列尼科夫说,“俄罗斯社会的绝大部分人,不光对改革感到失望,而且感到恐惧,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孩子,为国家的未来感到无助和恐惧。现在俄罗斯的知识分子面临的还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问题:谁之罪?怎么办?

《怎么办?俄罗斯复兴的理念》
      1998年,“21世纪的俄罗斯”独立学者学会出版了《怎么办?俄罗斯复兴的理念》一书。书中提出了发展市场社会主义的模式,要求国家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和谐。恢复昔日大国地位已成人心所向。社会团结、强国意识和爱国主义理念再一次风行。
      俄罗斯民主派人士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21世纪伊始,在俄罗斯经济理论界涌现出一大批反思俄罗斯改革失误乃至前途的书籍,较著名的是俄罗斯的著名经济学家、自由民主派人士谢•格拉兹耶夫在2002年出版的一本书,名字叫《俄罗斯改革的悲剧与出路——俄罗斯、种族灭绝与新世界秩序》,该书在俄罗斯理论界引起轰动,并被译成英文流传到西方。
      该书对俄罗斯走过的曲折改革历程进行了精辟的论述和深刻反思。
      格拉兹耶夫毕业于莫斯科莱蒙诺索夫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早在前苏联的时代,他就敏锐察觉到计划经济的弊病,批评前苏联时期的特权腐败现象,还积极主张进行转向市场经济的改革。由于格拉兹耶夫是有很高造诣的经济学家,很早就投身于俄罗斯的改革运动,1991年叶利钦上台执政后,他被任命为首任对外经济关系部部长。俄罗斯经济转轨时期,外经贸部门是令人羡慕的肥缺,俄罗斯的新兴大富翁和金融寡头,有不少是从外经贸部门和金融银行系统起家的。
      令人钦佩的是,尽管格拉兹耶夫身居外经贸部门的要职,却并未像许多俄罗斯新权贵那样,趁市场经济转轨的混乱钻营机会大发横财,他仍然保持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良知。当他看到俄罗斯遵循美国推荐的“休克疗法”,造成了物价飞涨、生产衰退和民众贫困时,他情不自禁地为俄罗斯民众的痛苦大声呼吁,对叶利钦的激进改革做法提出了批评。
      让格拉兹耶夫特别感到愤怒的是,前苏联时期的党、政官僚和经理阶层,在计划经济时代享受了职务特权的腐败,摇身一变投靠了叶利钦政府之后,私欲膨胀贪污腐败千百倍扩大,趁私有化之机疯狂掠夺,大饱私囊,巧借种种花招将巨额资产直接化公为私。格拉兹耶夫认为,即使说物价猛涨是“短期阵痛”,那么私有化运动中贪污腐败泛滥,则必将长远改变俄罗斯改革的方向,倘若不制止将变成难以治愈的毒瘤。
      格拉兹耶夫对私有化的衍生物——腐败深恶痛绝,希望通过议会民主的方法,制订立法阻止私有化的腐败泛滥,限制俄罗斯新权贵损害民众的利益。
      1993年,由于叶利钦激进改革措施造成的恶果,俄罗斯改革阵营出现了第一次大分化。当时的议会还称为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大部分议员都曾是叶利钦的坚决拥护者,戈尔巴乔夫时期为了推动改革步伐,他们曾大胆违反前苏共中央的意志,将叶利钦选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到了1993年,看到叶利钦激进的"休克疗法"的恶果,特别是私有化造成的腐败掠夺泛滥,大多数议员像格拉兹耶夫一样,主张应限制叶利钦作为总统的权力,制订一些限制腐败和缓解社会矛盾的立法。但是,私有化已释放出巨大毒素,腐败掠夺和贪欲盛行,要想阻止新权贵的财路,断送他们唾手可得亿万元财富的机会,无异是民主理想主义者的天真幻想。令格拉兹耶夫们失望的是,他们很快被新权贵和寡头们控制的媒体,痛斥为阻碍市场经济改革的保守势力,当总统同议会的矛盾尖锐化之后,叶利钦不惜抛弃曾将自己选上台的恩人,上演了调动军队炮轰议会大厦的悲剧,以违反民主的暴力手段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巩固了总统手中的权力和新权贵利益。当隆隆炮声和血洗议会大厦的事实,令格拉兹耶夫的民主理想破灭之后,他愤然辞去了叶利钦政府的外经部长职务,果断投身到了批评政府的反对派阵营。
      格拉兹耶夫的这本经济巨著共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回顾了1993年叶利钦炮轰议会,独揽大权削弱议会的制约作用之后,毫无顾忌推行的激进经济改革。格拉兹耶夫引证了大量资料和统计数据,详细阐述了改革对俄罗斯社会的全面影响,包括人口状况、社会福利、卫生医疗等等。书中的资料数据既翔实丰富又触目惊心,如私有化过程中企业亏损面的急剧扩大,国家财力衰败和社会保障、卫生系统瘫痪,随着而来的各种恶性传染病的死灰复燃、持续的人口死亡率超过出生率的趋势、贩毒、吸毒相关的犯罪率爆炸性增长、国产收入和工业生产的大幅度衰退,还有劳动就业、社会分配等方面的详细指标。格拉兹耶夫随后分析了改革存在哪些政策失误,通过怎样的经济机制导致了一系列社会恶果,如1992年的价格自由化的改革,如何导致了居民收入和储蓄的剧减;新兴的官僚权贵趁私有化改革大肆掠夺财产,如何导致大多数居民丧失了享有公有财产的机会;纵容股票证券市场的投机金字塔,如何导致普通股民蒙受了巨大的财产损失;政府采取的错误宏观经济政策,如何破坏了社会生产力并导致居民收入锐减;金融寡头和新兴权贵阶层如何操纵政府,通过财政金融政策掠夺国库和居民储蓄;等等。
      格拉兹耶夫著作的第二部分,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角度,分析了俄罗斯所处的地位和前景。格拉兹耶夫认为,俄罗斯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面临着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既有经济贸易联系加速发展的趋势,又有国际大资本操纵全球化过程,促使发展中国家陷入边缘化的危险。格拉兹耶夫分析了美国如何通过影响俄罗斯改革,力图培育俄罗斯对国际资本的依赖性,利用私有化形成新兴买办权贵阶级,诱迫俄罗斯放弃贸易、财政金融等经济主权,逐步控制俄罗斯的经济命脉和战略行业,通过高利率的债务陷阱掠夺资源,促使俄罗斯沦为出口原材料的殖民地经济。
       格拉兹耶夫著作的第三部分,提出了重新振兴俄罗斯的详细经济纲领,他认为在当前世界科技进步加速的背景下,由于俄罗斯拥有雄厚的科技人力资源,还有前苏联时代的工业基础和丰富自然资源,只要抛弃了叶利钦时代的错误改革政策,就有充分信心实现俄罗斯经济的重新崛起。格拉兹耶夫还详细论述了政府应如何制订经济政策,进行宏观经济调节和产业结构调整,利用财政金融杠杆刺激投资,克服经济危机并促进可持续的增长。
      改革成败不仅关系到经济效益,还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衰存亡。格拉兹耶夫指出,美国诱迫俄罗斯进行的"休克疗法",其所造成的社会经济恶果的严重程度,完全符合联合国关于"种族灭绝罪行"的定义,可以说是针对俄罗斯的一场"地缘大屠杀"。为此,格拉兹耶夫主张一切俄罗斯爱国力量联合起来,共同为振兴俄罗斯经济而努力。

全民反思俄罗斯的发展道路
      反思是全民性的。叶利钦退休后得到家族利益永久受到保护的法律保障,之后便开始潜心回忆录的创作,先后出版了《午夜日记》、《总统马拉松》等几部著作,对自己的政治生涯进行反思。
      时隔十年,亲手葬送了苏联的戈尔巴乔夫面对现实也有所悔悟,有所反省。他的领悟可谓深刻。在一次接受中国光明日报记者的采访时,他说:“我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使苏联社会大开放。在残酷的国际竞争下,国内工业受到致命打击。极少数人一夜暴富,敛财数额之巨仅次于美国的大亨,而赤贫的人数却远远超过了苏联时期。他说:“我深深体会到,改革时期,加强党对国家和改革进程的领导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在这里,我想通过我们惨痛的失误来提醒中国朋友:如果一个国家和一个党,全面否定自己的历史,否定自己的领袖人物,面对敌人的攻击就会束手无策;如果党失去对社会和改革的领导,就会出现混乱,那将是非常危险的。”
      社会学学者多博列尼科夫也从社会意识角度为国家发展开出药方:他说,我们现在的政治界、经济界和知识界面临的共同问题是改变国家社会发展方向。俄罗斯现在需要能够团结全体公民,为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国家发展战略和构想。使之成为全社会意识形态重要的组成部分,只有这样,才能确定我们未来发展的目标和标准以及未来的发展观,才能保证整个社会的团结与和谐,才能团结起社会各个阶层,使社会稳定和发展。
      纵观世界现代化的发展大势,几乎每一个国家在经历重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变革之前,都必然经历一个思想启蒙的时期。因为现代化的发展首先需要思想意识的现代化,即先进思想观念的传播、先进政治理论的创建,从而为即将到来的历史性变革大造舆论声势、进行广泛的社会动员、勾画未来社会的蓝图,俄国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起到的正是这个重要作用。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