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组织传播:文明转型的实践发展理论

组织传播:文明转型的实践发展理论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5:23|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组织传播的概念与方法


       
      什么是组织传播
      “什么是组织传播”这个问题的核心,实际上是讨论组织传播与其他类型传播的区别之处。学者们认为有许多层面可以被用来作该问题的答案。首先,组织传播是从组织的目标导向衍生出来的,即通过协调的组织活动达成个人和组织的目标。因此,组织传播活动都与任务有关。第二,组织传播是一个结构系统,组织结构在相对关系上所呈现出的多元性,对组织传播行为有极大的影响。第三,组织传播既发生于组织的各层级之内,是促进组织成员社会化的主要因素,同时还发生于各组织之间,促进组织的变革与发展。米勒认为,研究组织传播,必须注意传播过程在促进组织个人目标的协调活动上有何贡献。这样的研究同时也将我们的注意力导向结构与权力对传播的影响之上,及其如何在组织界限的内外产生影响,并且突显出象征性所显示的多重意涵,以及历史与各种组织因素对于传播过程的影响。

组织传播研究的基础
      当前困扰着组织传播研究的一个问题,在于该研究所面对的大量问题在不少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均具有代表性,因此这一研究可适用各学科领域的理论,却又缺乏一项主导性理论。事实上,学术界关于哪一种理论和研究方法最适合组织传播研究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至于应该在何种层次上研究公共组织和私人组织的传播管理,也仍存在着争议:到底应该做宏观研究呢,还是微观研究—即概览式的研究还是细节研究?每一种观点均有其优势与缺陷。系统层级的宏观研究通常采取总体视角,着重于关注组织整体在具体事件中的表现,而相对忽视一些细节;次系统层级的微观研究视角则相对较为重视细节问题,然而却容易忽略大背景。
      争论的第二个层次在于我们应该基于何种立场去考察和审视组织传播问题,是基于理论研究的立场,还是意识形态的立场?许多学者倾向于采取实证主义的研究方法,尽量寻找一些可量化的事件进行研究,并且为这些观察到的问题寻求实际可行的解决办法。也有许多学者倡导运用价值研究的方法,他们认为现实状况相当复杂,不见得必定是可观察与可量化的。这些学者认为人际交流与互动过程中的关键因素,在于人们如何理解其对于环境的认知,以及他们如何从心理上解释特定的事实,而人们的行为正是由这种心理认知所指导的。
      迄今为止,组织管理者和组织传播研究者对组织传播的探讨已经相当的成熟,他们运用大量的研究方法揭示组织信息在组织系统中的交换与传递过程。但是,在众多的研究方法中,主要有以下几种模式或者方法最有代表性。

系统方法
      社会的各种机能都是由信息传播系统所激发的,就好比人体功能由神经系统所控制,因此组织传播系统是社会组织的神经。所有的社会组织,无论其规模大小,其良好的运作都有赖于持续不断的信息流动,及时告知系统内外所发生的事情。
      运用系统研究方法,我们可以根据与其他组织的比较来判断某个组织的传播方式是相对简单抑或复杂的,以及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因素又是如何影响组织传播系统的性质的。我们也可以比较不同组织分配给传播功能的资源多寡,以及它们如何在信息的产生、接收与传播等各环节之间分配上述资源,而资源分配的模式也揭示了该组织的重点之所在。我们还可以通过观察组织成员接触信息的机会,以及它们向各类可能的信息接收者传播信息的能力,来评估不同类型的组织在这些方面的差异。上述比较研究的结果将有利于我们判断一个组织的内部凝聚力与民主程度。一个团结的、有凝聚力的组织能够向绝大多数成员精确地传达内容与主题包罗万象的信息,而不至于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严重的疏漏或曲解,同时也不会产生大量的干扰信息。

混沌理论方法
      混沌理论的基础在于假设复杂的系统常常会因为一些意外事件而偏离正常方向。在现代社会这样的复杂系统中,类似的状况时常发生。此时用控制系统理论所主张的那种方法,即简单地收集与预设立场一致的附加信息或者是反馈信息,就无法解释上述问题。一些意外事件的发生,也就是混沌状态,往往会深深地改变现状,因此我们就需要用建立在最新信息与假设基础上的全新方法去应对这些新状况。

功能方法
      社会组织性的信息传播具有组织系统的功能,这种功能的方法强调传播的系统结果,并且至少提供了组织比较分析的基础。组织传播关注组织的权力、结构与关系的确定、决策参与和组织社会化等问题,实际上,在这些问题的研究中,传播与传播过程的作用可以被看作是功能方法的表现。但是,功能方法的天生的缺陷是对组织现象只作静态分析,对于组织过程则缺乏说服力,并且往往注重传播的结果分析,但是,它忽视了组织过程的其他问题,例如,组织中谁有权力、冲突是如何解决的、谁控制组织信息,文化是如何形成的等等。

组织分析方法
      组织分析方法受到早期的行为主义的影响,在它看来,政府与大规模组织之间不存在什么区别,与其他组织一样,政府也是一个等级制结构,由大量分支机构组成,拥有责任中心,强调制度规范,把决策作为主要的产品输出,等等。组织分析方法关注组织传播主要集中在组织内部,如对于政府内部传播的分析中,政府被看作是部分封闭的系统,一方面从外部接受输人,另一方面更主要从事内部信息的传递与交换。因此,政府系统内部的信息流动,或者收集决策的信息,或者决策过程,都是组织传播过程的组成部分。组织传播分析与其他组织传播分析没有什么区别。

环境方法
      传播塑造组织过程与组织制度,组织反过来也塑造传播。这就是说,组织系统和过程形成组织传播发生的环境,组织现象抑制或促进组织传播的发生。
      组织制度对组织传播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通过公共政策促进或限制传播的进行。在所有类型的组织系统中,政府或支持或规范或控制大众传媒的行为,即使是在那些所谓的“新闻自由”的国家,政府仍然会对诸如毁谤、色情和国家机密等作出不同程度的限制和规范。政府对传播的限制决定了组织环境如何塑造传播活动。

符号象征方法
      象征可以帮助综合个人的意见,并且进一步帮助他们使这些意见有利于社会互动。因此,它们具有社会稳定功能。符号则具有以下特征。首先,符号能够被作出有关号召人们行动的能力的评价;其次,符号有不同程度的功效,一方面,模棱两可使功效最大化,另一方面,假如符号被间接使用,它就失去了一般的功能;第三,符号具有饱和点,过度使用就会限制它的功效。在组织传播过程中,符号具有很多功能,但是最重要的也许是符号使组织理解变得更加容易。如果组织生活中缺少组织符号,组织就会变得太复杂、太抽象和太难,对于组织象征符号的关注,组织管理者和研究者都投人了极大热情,人们殚精竭虑地考虑如何运用好符号足以说明,组织象征符号在组织传播过程中的作用,这反过来证明了组织传播学家的判断是正确的。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