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理论深化:社会转型与组织文明化问题

理论深化:社会转型与组织文明化问题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4:07|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中国社会转型的思想背景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个变革的时代,正如人们所说,这个时代惟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而且,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的巨大力量似乎正在推进着这种变化的加速与深化。外部环境的动荡与变化,无疑对身处开放的社会系统中的各种组织——无论它是私营部门还是公共组织,是历史比较悠久的大型组织还是新兴的创业型组织——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现代化理论”的不足
      在弥漫全球的现代化社会转型的浪潮中,各个不同的国家乃至各种不同利益群体的反应以及随之而来的应对变迁,呈现着一种动态的,多向的变化。“现代化”的内部也产生着各种冲撞与争斗,反映了社会转型自身发展必然产生的张力-这种张力,很可能会产生原先想象不到的一种变化,产生多元的社会样式,多元的文化载体,世界变得更多姿多彩。
      “现代化理论”肇始于美国。这一理论在20世纪50年代与60年代达到鼎盛,它探讨的核心问题有三个方面,其一,“传统—现代”两分法,即社会分为传统与现代两种类型,社会的发展进程不外乎是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过渡;其二,社会发展的内因论。即社会发展与现代化的动力主要源于社会内部;其三,现代化的趋同假设。即现代化的发展都会朝着一个目标迈进,最后走向趋同。
      随着西方一些学者对“现代化理论”的反思,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批评家们普遍认为“现代化”是西方发展模式典范主义与西方中心主义的反映。尤其是通过对苏联的社会主义工业化、日本的现代化和亚洲“四小龙”的工业化进程等研究,一种多元的转型理论逐渐兴起。人们发现,很多新的和正在实现现代化的社会和国家,都不是沿着欧洲国家的路线发展的,社会现代化趋同论的历史前提是不真实的,“在不同的现代化”和正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中,客观存在着巨大的体制差异,这一事实不仅在社会转型中,而且在中等发达的社会中,甚至在高度工业化的社会中,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实际上,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社会向多种方向发展,是多元的自然过程。许多学者讨论了转型的可逆性问题。这种新转型理论也被称之为“新现代化理论”或称之为“后现代化理论”。显然,这种新转型现代化理论对于近20年世界上的社会变迁与生活多样性的事实更具有解释力,对我们的启发性也更大。因此,社会转型问题也就不断得到了重视,成为众多学科研究的新领域。

社会转型的概念
      社会转型不是一个特定的、固定概念,由于存在着不同的社会发展的转型期,因而也就有不同的社会转型,但是每一个社会转型其自身的内涵却是明确的。在这里社会转型就是特指由以农业文明为基础的传统社会向以工业文明以至于信息文明为基础的现代社会的转变。人类社会不只是一个物质的系统,人类社会也是一个被建构起来的庞大的规则体系。社会转型意味着包括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思想意识形态等一系列的社会规则体系的改变。社会转型不只是社会结构上的改变,一种新型社会的出现是与社会要素的改变相伴而生的,它内在地包含了原有社会要素的改良和新社会要素的培育。在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中,组织发展所要考察和研究的是人类社会一切发展阶段组织结构和组织关系的优化,那么社会转型组织发展就是要回应和研究在这种特定的转变过程中组织系统的结构与关系的优化,并力图推动这种优化的实现。
      社会转型带来了一系列的转变,即工业向信息业的转变,单一选择向多种选择的转变,国家经济向全球经济的转变,艺术的复兴,新市场的开放,全球生活方式与民族主义文化,学校商业化,环太平洋的兴起,妇女取得领导权,生物学世纪,宗教复活,个人的成功等现象。而在发展中国家,这种转变又表现为从国家经济向网络经济,从传统走向选择,从出口导向走向消费者驱动,从政府控制走向市场驱动,从农田走向超大城市,从劳动密集型向高科技,从男子主导向妇女获得经济权力,从西方向东方等发展趋势。在这些全球化趋势中,可以看出有三大趋势与组织文明化发展密切相关:

社会转型理论的思路
      社会转型理论提出的宏观问题,就是把社会转型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社会转型理论的现实背景发生在社会主义国家,因此,研究者就立足于社会转型与人类文明转折的意义关系,提出这样的观点:如果将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独特的文明来看待,那么其实社会转型就是整个文明迈向现代文明的独特之路。这样,对这一文明发展的特点、运作逻辑及其转型过程就应成为当代社会学乃至整个社会学科发展的新的研究视野。而这一转型如同西方文明一样,也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实践之中,体现为运作社会生活的方式和一套相互联系的逻辑。社会转型理论的重点也正是建立在对于整个共产主义文明及其转型的理解之上,所形成的是有关这个文明及其转型的系统知识,构成一个可以相对独立地进行知识积累的领域。
      在社会转型成为全球共同的发展趋势的时代,在我国政府倡导“科学发展观”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从社会转型视域来深度探析组织传播的发展与变革问题,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现实意义。这是因为,在当代,社会组织选择转型方式和路径依然是一个重大的发展之谜。在全球发展的时代,为什么会出现社会体制与组织形态的变革或改良,为什么同一种转型方式和路径在不同国家甚至不同地区,乃至不同的组织类型和不同的组织形态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因此,科学地解读社会转型的本质、规律与现象,探讨社会转型对各种组织为适应社会环境的巨大变化而在组织发展和组织传播变革方面采取的各种应对措施,由此对社会文明发展所产生的影响而具有重大意义。

世界经济一体化与区域化发展
      随着现代交通、通讯、金融业的发展,国际间商务合作迅速由商品贸易发展到海外投资、进而跨国经营。工商业将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利用各国的比较优势组织生产和销售,由此而产生国际间资本和技术的转移加速,各国间比较优势动态化,经济行为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界限。经济一体化和区域化不但冲击传统的管理思想和方式,而且给组织文明化研究带来了许多新现象和新问题,如同一组织内部的跨制度、跨文化管理,不同制度和文化环境下的合作与协调等,这进而也促进了组织文明化的国际化趋向和国际间组织的合作与交流。

信息产业兴起并成为支柱产业
      1994、1995年世界电脑产量超过汽车,欧洲发表《信息社会宣言》,美国公开倡导全球信息高速公路,世界进入信息社会。当国民经济信息化之后,孤立的信息单元将无任何意义;网络化,即通过网络来共享和开发信息资源,将成为主流。当网络成为生产经营和生活中不可分离的一种工具时,可以预见,将会出现一种人与网络伴生的文化形态,网络做为人的思维和体力的延伸,起到操纵生产进行管理的作用。由于网络中运行的是信息,因而对信息的开发、占有、控制、使用就成为政治、军事、经济管理的核心,而开发信息,传播信息,销售信息将成为社会的支柱产业。如果说工业时代带来的是机器化大生产的观念,以及在任何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以统一的标准化方式重复生产的经济形态,那么信息时代不但将显现相同的经济规模,而且将削弱时间和空间与经济的相关性。
      信息时代的来临不仅带来信息这一支柱产业,而且将对传统产业的生产管理产生重大影响。企业的组织结构将分散化,变得更有生机,员工的个人价值将得以更充分的体现,而不再只是金字塔上的一块砖。各类组织的管理链条将因信息化和网络化而以一种更为灵活和高效的形式出现。新的技术、新的生产组织与经营环境必然带来新的组织管理方式和新的管理问题。

竞争与合作:文化碰撞加剧
      具有不同价值观念和信仰的人群将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竞争与合作,这是组织文明化的重要标志。
      不同文明之间世界观、价值观、社会的法律、道德、伦理都相去甚远,直接表现为不同文明中人的思维模式、行为方式、情感好恶的不同。在全球信息化、经济一体化浪潮中,不同文明的碰撞与融合势在必然。在历史上,我们看到同一文明内的撕杀,也看到西方文明对异已文明的杀戮,更看到各文明间的融合与促进。在和平与发展已成为大趋势的现在和未来,不同文明将会因利益密切关联而趋于相互合作,战场上的较量极有可能变为合作前提下的激烈竞争。文化的这种趋势要求组织有新的价值观念的形成,既要对本民族言辞文化内涵的认知,还要有对非本民族文化的理解力。

组织文明化发展的复杂性:制度转化与组织创新
      从系统科学角度说,社会文明是一个由各个子系统或系统要素构成的复杂巨系统。社会文明系统的运行机制的完善和功能的有效发挥,一方面既需要各个子系统能够独立存在和有效运作,另一方面要也必须使各个子系统在统一的运行规则下协同耦合,系统的控制才能使社会系统和社会结构呈现出自组织性和有序性。现阶段,由于社会的管理层次(国家及各级政府)—社会中间阶层(各种不同类型的企业家、知识分子精英、社会组织精英)—广大社会公民三者构成的社会结构仍然处于变动和转型期,社会秩序的维护主要依赖于国家政府的控制力度,社会中间组织即非政府组织不发达,社会控制系统不完善,社会的各个子系统缺乏独立运作的条件,而现代市场经济意义上的政府不可能也无力承担起管理全部社会运转的全职政府。因此,社会的危机和社会矛盾激化的客观存在也在所难免。
      从复杂性科学理论看,所谓制度转化与组织创新,实际上就是指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各个阶层和利益集团为了保全自身利益与政府组织的利益博弈而达成的某种运行机制和规则,或者说政府组织为了实现经济发展中的效率与社会公平之间的某种平衡,通过与社会个体成员利益的代表着各种不同类型的非政府组织通过协商或协调而达成的承认社会各个阶层和利益集团的差异和矛盾冲突,维护社会经济发展与社会公平的系统运行机制和规则。制度并不是一种空泛的架构,所谓制度就是在一定环境刺激下而发生反应的一种习惯方式,亦即与一定社会环境相适应的行为、组织和程序的价值稳定性,是在人类经济社会活动过程中形成的规则程序和价值规范,是保证和推动科技进步和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制度必须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制度变迁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发展,制度创新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动力性资源。我国的现代化进程,从社会转型方面看表现为结构性的社会变迁过程,其中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传统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的转换和更替,而从根本意义上讲是新旧两种体制转换和更替的进程,是制度的创新。

确定性与随机性:自组织的稳定与均衡
      复杂系统总是在不断运动变化的,动态性是产生系统复杂性的主要原因之一。复杂系统总是从一种状态变化到另一种状态,其中稳定与平衡是运动的一种趋势,而波动、不平衡、矛盾等才是运动的常态,系统在矛盾运动中表现出十分复杂的现象。复杂系统或组织总是在外部环境的物质流、能量流和信息流的作用下处在组织结构或功能的不断演化之中,不平衡看作是系统或组织运动的常态,竞争与协同的矛盾运动贯穿于组织发展变化的全过程。复杂性理论还认为,不能将系统或组织的复杂现象看作是外部随机因素作用的结果,而更主要地将它看作是系统内部各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即系统的复杂性来自系统内部而不是其外部。混沌系统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系统,混沌系统可能只是由一些简单的确定的法则组成,但是它却能够产生近似随机行为的复杂现象,具有复杂的系统行为和特征,这种复杂来自系统本身的运动变化而不是系统外部。混沌系统所具有的如混沌吸引子、分数维、自相似性、初值敏感性等系统性质,广泛存在于其他复杂系统之中。因此,复杂性科学研究要坚持确定性与随机性相结合的原理。
      人类社会是一个高度组织起来的我调节系统—自组织系统。当然,社会系统要比自然界中任何一个自组织系统复杂得多,完善得多。从系统工程的总体目标来看,系统工程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运用最优的理论、方法和技术使系统在整体上最优化。而要实现人类社会系统的整体最优化,不能任凭社会自由发展,要让系统沿一定方向自觉整合与选择。只有积极地干预社会、改造社会、综合利用关于社会系统的各种知识和技术实现对社会生活的有效调节和控制,才能创建出一定类型的社会体系,实现社会系统的最优化。
      从复杂性科学理论看,社会组织运行不是社会稳定和均衡的结果,而是由许多相互作用的各层组织在不稳定的状况下彼此不断调整关系的结果。每个组织都根据它对未来的预测及其他组织的反应来采取行动,并且在不断地学习和适应。由此会突现出新的社会组织结构和模式,而组成社会组织的机构、行为及技术等因素也会不断地形成和重组。社会组织的某些部分可能会达到暂时的平衡,而另一些部分则可能会不断地演化。社会组织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组织与环境有密切联系,能与环境相互作用,并能不断向更好地适应环境的发展方向发展变化。而且组织本身对未来环境的发展变化具有一定的预测能力。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