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当代建构:文明转型与转型社会的发展观念

当代建构:文明转型与转型社会的发展观念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2:13|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关于现代文明进程方式的种种描述方法

 
      20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东欧的转向和苏联的解体,近半个世纪之久的两大阵营对立的冷战格局消失。人们把柏林墙的倒下视为一个历史时代终结的标志,人类历史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其实,冷战的结束,只是意味着一种国际政治新格局新秩序的开端,而更具有历史意义的人类深刻的社会变迁,是人类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变。按照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的观点,我们应该说,这一文明转折的序幕早已经从20世纪中期就拉开了。

知识资源:后工业社会
      1973年,美国的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一书中指出,西方工业社会正在向后工业社会转化。贝尔认为,前工业社会的生活的主要内容是对付自然,在诸如农业、采矿、捕鱼、林产等榨取自然资源的行业中,劳动力起决定作用。人们靠本身的体力工作,用的是代代相传的方法。工业社会的主要任务是对付制作的世界,机器主宰一切,生活的节奏由机器来调节,能源利用取代了人的体力,大大提高了生产率,以此为基础的标准产品大批量生产便成为工业社会的标记,这是一个等级和官僚体制的世界,人的待遇跟物件没有什么不同。后工业社会的经济以服务业(第三产业)为主,而不是以生产物品为主。工业社会的主要劳动力是蓝领阶级,后工业社会则以白领阶级为主。后工业社会的申心是服务--人的服务、职业和技术的服务,因而它的主要目标是处埋人际关系。它的模式就是科学知识、高等教育和团体组织合成的世界,其中的原则是合作和互惠,而不是协凋和等级。在后工业社会,理论知识占据中心地位,成为创新和政策分析的来源,知识成为新社会的轴心,科学家、数学家、经济学家以及新电脑技术的工程师则成为关键性的社会集团,取代了旧工业社会的工业家与实业家,而大学、研究所、实验室已成为新社会的主轴结构,取代了工业社会的公司和企业。从而,后工业社会就是一个知识社会。
      贝尔还认为后工业社会第一个、最简单的特点,是大多数劳动力不再从事农业或制造业,而是从事服务业,如贸易、金融、运输、保健、娱乐、研究、教育和管理。在后工业社会,专业与技术人员阶级处于主导地位。如果说过去处于统治地位的人物一直是企业家、商人和工业经理人员,那么在后工业社会中处于统治地位的新的人物是掌握新的智能技术的科学家、工程师等知识分于。在前工业社会,较重要的资源是土地;在工业社会中,较重要的资源是饥器;在后工业社会,知识是最重要的资源,专门技术是取得权力的基础,教育是取得权力的方式,统治者是科学家与研究人员,是技术知识分子阶层。同时,贝尔也指出:后工业社会的文化特征是极端个人主义,以个人自由为中心的价值观、经济动荡、政治动荡和文化浅薄导致了失落感和危沉感,动摇了个人对社会的信仰,反主流文化成为普遍的意识形态.

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超工业社会的文明
      1982年,约翰•奈斯比特出版《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方向》,从十个方面论述了新技术革命带给人类的深刻影响。在这本著述中,奈斯比特认为后工业社会就是信息社会。他还详细描述了信息社会来临的基本特征,并指出信息社会始于1956年或1957年。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则把贝尔和奈斯比特描述的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的重大技术和社会变化,称为人类变化的第三次大浪潮。1980年,托夫勒出版的《第三次浪潮》认为和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不同,第三次浪潮是依靠全新技术、全新材料兴起的新文明,是多样化、个体化、小型化,是信息革命。1990年他又出版了《权力的转移》,认为人们正处于一个权力转移的时代,世界将形成一个“创造财富的新系统”,知识的作用日益重要,最快速者得生存。
      托夫勒把人类的文明划分为三个阶段:农业社会的文明、工业社会的文明、超工业社会的艾明。他把一万年前的农业革命称为人类历史上革新性变化的第一次浪潮,把工业革命称为第二次浪潮。在他看来,工业社会的原则是标准化、专业化、同步化、集申化、好大狂和集权化,导致了官僚主义政治的兴起,产生了一些最庞大、最僵化、拥有最高权力的官僚机构。超工业社会的文明是科学技术所推动的,其发展趋势是传播工具非群体化,社会环境智能化,长期批量性生产转变为短朝、少量与预定性生产,大公司对社会的道德责任被强调,家庭成为社会的申心,家庭形式多样化,人们从机器束缚中解放出来,并形成新的消费方式,民族国家正在削弱,全球意识增强。

计算机与信息社会:信息高速公路的光荣与梦想
      1982年罗马俱乐部出版论文集《微电子学与社会》,认为微电子学通过微型化、自动化、计算机化和机器人化,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生活,并冲击着生活的许多方面:劳动、家庭、政治、科学、战争和和平。
      1983年美国的汤姆•斯托尼尔出版了《信息财富——简论后工业经济》及同年美国约翰•霍肯出版了《下一个经济》,同样强调未来社会是信息社会,信息经济将居于核心地位,智能将起决定性作用,社会结构将发生根本变化。1980年法国让•雅克—塞尔旺—施赖贝尔的《世界面临挑战》出版,认为世界各国的发展前景是信息社会,向信息化转变是“刻不容缓的”。
      这些敏感的社会学家与未来学家们对当时正在经历或即将来临的未来社会的预见,并非是凭空而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上,人类社会又开始了一次新的科技革命。在今天一些社会学家们看来,这是一次真正上席卷全球的现代化发展大潮。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自觉地为战后现代化发展提供了契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本身造成了人员的大量伤亡、社会财富的浩劫和消耗。但战争期间的军事需要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这样,战时和战后出现了以生物技术、微电子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世界科技和工业革命。新科技革命带来了人工合成材料、生物工程、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新的高精尖技术的应用,带来了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并进一步带动了产业结构的更新换代和工业化的升级,使一些初级产业、粗加工业向世界上欠发达地区扩散。新科技革命还使现代国际经济区域分工深化,使全球经济更加紧密地连结在一起;新的科技和工业革命也带来了战后经济和社会的调整与发展。通过政府干预经济和社会生活,战前己初步实现了现代化的国家相继进大了现代化发展的新时期,卷入前两批现代化浪潮的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得到迅速发展,现代化发展水平迅速提高。
      紧接着,经过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酝酿准备,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新的科技革命在20世纪90年代全面扩展。从信息科技的发明创造到产业化、商品化的全过程,新的信息技术革命以史无前例的惊人速度迅速影响经济和社会各领域。由于信息技术的特点和现代经济的开放型,信息产业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的产业经济,而不仅仅局限于少数经济发达国家。以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为核心和主导,一系列以高新技术为基础的新兴产业部门也蓬勃兴起并迅速发展。1990年,世界信息产业的产值已达1487亿美元,在90年代中期将突破1万亿美元,成为跃居传统产业之上的最大产业之一。
      由于当各国经济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网络,而经济发展都离不开国际市场信息、技术、资源和产品的交换,信息的及时传输和处理技术已成为当代社会经济展成功的关键。世界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对信息资源、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大。为此,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谁掌握了信息并使之转化为经济、科技优势,谁就获得了发展的主动权,经济就可以更有秩序、更有效地向前发展。同时,信息产业的发展水平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尺度,抢占信息技术及应用的优先优势也就成为发达国家着眼于21世纪国力竞争的一个焦点。于是,在人们即将告别二十世纪之际,由美国率先提出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成为21世纪对人类最充满魅力的“光荣与梦想”,以“信息高速公路”为龙头的信息化浪潮随席卷全球。

全球化理论:传统概念变得毫无意义,或者变得很不明确
      在世界信息化与经济一体化发展趋势下,一种新的社会思潮指出:人类社会正在向着一个被称之为“全球化”的文明形态发展变迁,即“在经济力量和技术力量的推动下,世界正在被塑造成为一个共同分享的社会空间,在全球一个地区的发展能够对另外一个地方的个人或社群的生活机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理论多元化、研究方法多元化的西方学术界,“全球化”至今也依然是一个众说纷纭的概念,还没有一个普遍认可的全球化模式,对全球化的定义也是众说纷纭。其中一种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全球化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5世纪到19世纪大英帝国霸权的确立。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用武力摧毁了亚洲、非洲、南北美洲的古代文明中心,把这些一度繁荣的地区文明纳入到西方势力的控制之下,并把西方的制度、文化强加于这些地区,西方中心地位就这样逐渐建立起来。第二阶段:以1880年美国的经济实力处在发达工业化国家的首位为标志,欧洲中心向美国中心的转变。二战后随着美国中心地位的确立,由美国霸权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使美国式的制度和文化价值观念等成为许多国家模仿的对象。第三阶段: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这个时期美国霸权逐渐衰落,其政治影响和文化影响在全球范围内受到批判和抵制。全球化的参与者呈现多元化,在多元化格局中,全球意识、全球共识、全球行动也初露端倪。同时,全球化进程正在摆脱由单一中心主导的特点,形成多元化推动,多元共存的趋势。
      20世纪末期以来,“全球化”几乎是全球最为流行的一个话语,其内涵也正在演绎为解释或分析那些正在不同程度改变着人类社会的各种力量的理论与方法。正如由欧美等发达国家学者组成的专门研究全球化问题的专家组——“里斯本小组”在1995年发表的研究报告——《竞争的极限—经济全球化与人类的未来》中指出的那样:“全球化远远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说出了现代生活的众所周知的典型特征——在最近10至15年内在如此众多的领域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金融、通讯交往网络、基础设施、公司企业的组织、交通运输业、商品与服务的流动、消费行为、价值体系、民族国家的作用、人口增长、土地政策),诸如国际化、跨国化之类的概念已经不能准确地描述目前的发展和它的意义。全球化这个新概念的普遍流行绝对不仅仅是一种时髦的现象,它反映了人们要求理解这一发展进程的需求,这个进程使得传统概念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或者变得很不明确......”

网络社会理论:建构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
      随着新的信息技术革命的加深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在全球化思想的影响下,美国社会学家曼纽尔•卡斯特提出了新的“网络社会”理论,更进一步阐述与分析信息社会的特征,以及新世纪人类所面临的信息化与全球化的挑战。曼纽尔•卡斯特认为21世纪是一个由网络构建的具有全新意义的信息社会,它具有全面性、复杂性、全球性、网络性。他指出,工业主义以经济增长为取问,亦即追求产出的极大化;信息主义以技术发展为取向,亦即追求知识的积累,以及信息处理更高层次的复杂度。信息技术革命和资本主义的重新构建,催生出了一个新的社会模式——网络社会。它的特征表现为:经济行为的全球化,网络成为社会的组织形式,工作是灵活而不固定的,劳动是个性化的。网络通过改变生活、空间和时间等物质基础,来构建一个流动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这种新的社会组织,正遍及整个世界,渗透几乎所有领域。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建构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地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中的操作和结果。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