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非西方文明的“依附理论”

非西方文明的“依附理论”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1:29|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依附理论在拉美国家产生
      当西方的研究者们反思他们的现代化理论时,第三世界的学者也在急切地为自己的国家寻找现代化发展的病因。其中出现的“依附理论”,是一些拉丁美洲学者“在忍受长期低度发展,对现代化感到失望之际,开始以批判观点检讨发展困境,形成了诠释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的独特思想取向,试图以此解答现代化在拉美未能实现的问题。“依附理论”突破和超越了传统的现代化理论,弥补了现代化理论单纯从社会内部看问题的不足,从西方发达国家与非西方不发达国家之间的掠夺与被掠夺的不平等关系出发,为看待非西方不发达国家的社会发展提供了一个新视角。“依附理论”主要以社会学家弗兰克(A. F. Frank)、桑托斯(T.Dos.San-tos、卡多索(F.H.Cardoso)为代表,他们通过考察发达国家在拉丁美洲的商业投资得出结论:低度发展是一种表明现象,背后的实质关系是依附。
      着重关注社会发展的外部原因,用中心与边缘的关系解释边缘国家的欠发达,其核心思想是:把世界经济结构描绘为“中心”与“边缘”国家之间的“依附”关系。他们把经济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国家划归为“中心”,原来的殖民地或经济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则为“边缘”。位于“中心”的西方国家勾结或收买落后的“边缘”国家的资产阶级为“同谋”,从“边缘”榨取经济利润,掠夺必要的原料,使资本和市场不断趋于集中或被垄断在“中心”国家,使国际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而独立后殖民地国家为实现工业化,依赖和受制于发达国家的技术和资金,导致外债增加,支付逆差,形成“边缘”对“中心”的依附关系。可以说从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殖民时期开始,欠发达国家的资金与技术就依赖于发达国家,根据发达国家需要确定经济结构,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政治控制,使发展中国家处于受制约和从属地位。从而正是发达国家造成了发展中国家的欠发达。

中心—边缘”(“都市—卫星”)的依附理论
      美国社会学家华勒斯坦(I. Wallerstein)则吸收了弗兰克等的“中心—边缘”(或称“都市—卫星”)的依附理论,利用系统与结构主义思想来寻求世界整体构成的世界体系的运行规律,并力图探讨作为其组成部分的单个的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提出了“世界体系理论”。华勒斯坦认为:以资本主义为核心的世界体系的结构由核心、半边缘和边缘三个层次构成,核心国家占主导地位,边缘与半边缘国家受到核心国家的控制。
      “依附理论”与“世界体系理论”突破和超越了现代化理论,弥补了现代化理论仅仅从社会内部看问题的局限,为不发达国家探索社会发展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尽管拉美学者的“依附理论”与“世界体系理论”的结构决定论取向等缺陷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不同观点的批评,但他们从经济发展的视角,强调导致第三世界贫穷的外在因素,引出了学术界对二次大战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发展的审视和批判,并且延伸至文化、科技和政治等领域,更深入地探讨制约国家与社会发展的内因外力,并且对传播学研究的影响也一直延续至今。

关于“媒介帝国主义”的评价
      总之,以(或传统)的“媒介帝国主义”理论(尤其八十年代以前)为代表的发展传播批判学派的基本观点,受到阿图塞、葛兰西以及法兰克福学派以及依附理论等理论的影响下,注重结构力量的传播分析,以外因为中心,揭示国际传播的结构,认为资本主义造成的不平衡的世界经济结构,在传播媒介与文化工业的协助下得以维系,“媒介帝国主义”是“一个国家的传媒软硬件或其他主要传播方式,单独或整体地,不论在控制权或拥有权上,都被另一个国家制宰,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对本地社会的文化、社会规范及价值观带来有害的影响”。
      以席勒等为代表的“媒介帝国主义”理论,视二次大战后国际传播和信息流通的不平衡,以及第三世界国家的传播活动受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所“宰制”的现象,为一种新的帝国主义形式。对他们的这些思想观点,一些传播研究者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和主张,尤其是针对“媒介帝国主义”认定的西方传媒及其产品的输出具有侵略控制他国的意图,对输入国的文化等有负面的影响,而接受外来文化及信息的政府无法抗拒外来文化的入侵,受众也是盲目的和被动的等论点,产生了热烈的争论,推动了“媒介帝国主义”理论不断向全面,深入的方向发展。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