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批判学派:现代化反思与回归马克思主义

批判学派:现代化反思与回归马克思主义

发布时间:2011/10/27 19:00:15|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马克思主义的现代化批判思想


       
      具有历史进步意义的西方文明也蕴含有它的悖论,生长出罪恶的渊薮,给人类社会带来了种种痛苦与灾难。尤其是20世纪上半期,因为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与资本主义列强间发展的不平衡与激烈的冲突和竞争,导致了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的二次世界大战,成为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耻辱。为此,人们不得不常常拷问:“文明是人类的福音还是诅咒?”对于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批判,也成为了19世纪以来对社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社会思潮。

首倡现代化批判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
      我们把对现代化的批判追溯到了19世纪产生的空想社会主义的思想。
      作为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言人,18世纪的早期西方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们仅仅局限于从物质增长的角度寻找社会发展的动力,把经济增长看作是社会发展的标志;而接踵而来的19世纪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们则把人的自由发展作为理想的社会发展目标,主张对不合理的社会制度进行改造。他们关于社会发展的途径是实现经济增长还是进行社会变革的分歧,形成了两种不同发展观,对后来人们的发展思想与实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空想社会主义著名的三个代表人物---法国的昂利.圣西门、沙利.傅立叶和英国的罗伯特.欧文被马克思和恩格斯称为“社会主义创始人”。因为看到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工人阶级的苦难,他们强烈要求改变不平等不公正的社会制度。
      圣西门的思想包含了后来社会主义的一切重要思想的萌芽,他认为人类的历史应该是理性化的历史,社会的发展过程就是自身的完善化过程,“能使大多数人过上幸福生活的推动文明和科学最大进步的新制度必将代替旧制度。”他设想未来的社会由科学家和实业家来领导,消灭了剥削和阶级冲突,社会实行有计划的组织生产,人们按能力计报酬,人人都劳动。圣西门死后,他的门徒在工人间组织了人们一起劳动,一起生活的消费公社和劳动公社。傅立叶批判“雇用劳动制是复活的奴隶制”,他主张在未来的代替资本主义制度的“和谐制度”下,社会按一种叫“法兰吉”基层单位组成,人们在平等的劳动、生产、分配和消费、学习相结合中生活。欧文也竭力主张在现代化大生产的基础上消灭私有制,使人得到解放,使人的理性得到全面的发展。他设想的未来社会是由几百人到几千人组成的劳动公社,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欧文于1820年来到新大陆美国,在印第安纳州购买了三万英亩土地,开办了一个称为“新和谐”的公社,他试图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为人们建立社会主义的示范与样榜,传播他们的社会主义制度。
      最终,空想社会主义者们乌托邦式公社的实验都失败了,但空想社会主义者们崇高的社会发展理想,成为了马克思主义学说及其科学社会主义观与共产主义思想的主要思想来源。

《共产党宣言》揭示早期西方文明的核心内涵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描述了早期西方文明的核心内涵:——资产阶级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代言人,全面推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并重组了社会关系。他写道:资本主义“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好哥特式教堂的奇迹”,“资本主义在它不到一百多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大量的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然而,也正是马克思,对西方文明进行如此激烈的批判:“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它用公平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替代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明发展观
      从19世纪40年代起,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分析中,创建了马克思主义的学说,提出了唯物史观的社会发展观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观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把人的解放和人的全面发展作为社会发展最终目标的思想,同时又对它进行了批判改造,使之从空想成为科学。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有其自身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因为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是人类存在和发展的前提,人类在社会生活和社会生产中发生必然的、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了法律和政治的上层建筑建立其上的社会经济基础。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必然与阻碍其发展的生产方式发生矛盾,那时社会革命就到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革,上层建筑也将或快或慢地变革。所以,生产方式——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内在矛盾即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而一个社会的性质是由社会生产方式性质所决定的。因此,生产方式的变迁是一切社会变迁中的最根本的变迁,社会变迁的最重要的因素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马克思的发展观还认为,人、社会和自然界应该是和谐统一的,人类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同时改造者自身,社会经济的发展也应与人的全面发展相一致,人类发展的目标不仅在于经济的增长和消除贫困,而且还应该包括社会平等、政治民主和使每一个人都得到自由发展。但是,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由于建立在生产资料私人所有制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是追逐利润,必然加深对工人的剥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日益加深,贫困化使这一矛盾的冲突日益激化。而且,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汪洋大海包围中,空想社会主义的公社注定是要失败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在资本主义内部产生,为此他提出了要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消灭剥削制度,工人阶级必须首先掌握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

马恩关注非西方国家的发展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主要关注的是西方文明,他们从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的角度对西欧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进行了多角度的批判和深刻剖析。虽然由于历史条件的局限,马克思未能对不发达国家的发展问题进行更多的探讨,但他对印度,中国,俄国等国家的社会变革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其中可以发现他们有着丰富的关于非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思想。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是对当时欧洲资本主义社会形成历史与发展趋势分析和展望,同时他们还看到了资本主义的残酷竞争和资本家们对平均利润下降的恐惧,是促使欧洲资本家们输出资本,推动殖民主义发展的主要原因。
      尤其值得引起我们今天深思的是:在揭露殖民主义伪善的本质和对殖民地的野蛮掠夺的同时,马克思还指出了传统社会落后性,并肯定了资本主义的殖民扩张对瓦解前资本主义社会结构的历史进步作用,如马克思指出的:“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了文明中来了……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他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他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英国不管干出了多么大的罪行,它在造成这个革命的时候毕竟是充当了历史不自觉的工具”,“英国要在印度完成双重的使命:一个是破坏性的使命,即消灭旧的亚洲式的社会;另一个是建设性的使命,即在亚洲为西方式的社会奠定物质基础。”
      当然,马克思认为落后国家不但遭受来自资本主义的剥削,而且还会遭受源于资本主义自身弊端的伤害,所以马克思也指出,英国资产阶级在印度既不会给殖民地人民带来自由和改善他们的生活状况,只有英国的统治者被推翻之后,印度人民才会“收到不列颠资产阶级在他们中间播下的新的社会因素所结的果实。”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