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中世纪:西方文明转型与发展思想的起源

中世纪:西方文明转型与发展思想的起源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8:52|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发展:走出中世纪与西方的崛起
      尽管发展是人类生生不息的追求,“发展”这一术语却是自20世纪40年代中期才被人们广泛使用,开始出现在社会科学与大众媒介中,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一种主流意识形态。并且,在人文社会科学的领域中,不同历史阶段人们对“发展”这一概念的含义有着的不同理解,体现了人类发展思想的不断演变与发展。为此,我们需要沿着人类文明的变化轨迹,追寻发展概念的演变与发展思想的起源,从而深刻地理解现代发展传播思想的产生及其意义。
      当我们继续追溯“发展”这一概念所昭示的内涵及其发展思想的产生时,我们发现,尽管公元前3500年,人类最早的文明之光就已经出现在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流域,但人类对于自身“发展”的理性认识,即关于人和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动力及其价值取向和实现方式的观念、思想和反思,却在数千年后才逐渐形成。具体来说,在“发展”这一术语为人们广泛使用或意义的确定之前,人类较早的有关人与社会发展的思想,萌生于人类从封建制文明向西方近代文明转折的这一过程中。
      从公元500年左右至公元1500年的一千多年,中世纪是人类经历的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中世纪欧洲文明是多元多层次的,封建制特征的农业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盛行并存,构成了这个时期社会状态的主要特征。其中,自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在一千年的西欧封建社会中,处于封建农业经济为主体,手工业生产局限在庄园经济范围中的状态,大约延续了500多年。直到10-11世纪,城市和商业才重新活跃起来,到13-14世纪,西欧才在今天的意大利北部与佛兰德尔地区(现在比利时与荷兰的南部,法国的北部)出现了规模比较大的商业和城市,但规模与繁华仍远不及当时东方的商业中心。
      那么,在如此漫长沉重的中世纪,西欧是如何摆脱了中世纪蒙昧的窒息与宗教的束缚,创造出划时代的、延续至今的西方文明?如著名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他的著述《全球通史》中所说的:“在欧亚大陆长达千年的中世纪历史上,最惊人、最重要的发展是西欧从贫穷的、默默无闻的状态中崛起。”
      斯塔夫里阿诺斯如此说,是相对于这个时期正处于繁荣兴盛的东方文明而言的,如东方的历史悠久而未曾中断的中国文明,正是主要经历了隋、唐、宋、元、明朝代的文明昌盛、稳定发达,在许多方面文化领先于世界其他文明的时期。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即从中世纪后期的15-16世纪开始,西欧社会开启了世界历史的伟大转折,在封建制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文明转型过程中孕育了西方近代文明的生长。

中世纪:文明停滞的阶段
      历经错综复杂与曲折坎坷,西欧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的文明转型,是西欧特定的文明结构的转变,也是一个渐进与突变交织的历史过程。
      西欧封建社会的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等级结构,土地在封建领主的内部层层分封,农奴被压制在金字塔的最底层,他们承担着整个封建分封制的劳动重负。西欧封建社会的经济主体就是这个金字塔内部的农业经济,并形成了以贵族为封建统治集团的等级君主制。但在这个金字塔社会结构的外面,还有一个弱小的社会力量存在,那就是市民阶层。历史学家们认为,中世纪西欧的城市与商业是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因为他们始终游离于主流的封建农奴体制之外。西欧的城市从封建主手中赎买了“自由”,发展出一套完全异化的价值观念,形成了社会主体之外的一个特殊体系。
      从经济上说,城市的经济活动不纳入封建庄园的经济体系,城市生产完全由市民自行组织,不受封建领主干预,城市有自己的征税权,也有独立于领主之外的财政系统。总之,城市经济是游离于主体农业经济之外的一种商业与手工业的经济体系。从政治上说,西欧的城市形成了自治,不存在封建制度下的封建主与封臣的关系,不受封建主管辖,而是自己推选行政官,自己制定法规,有独立的司法权。在个人社会关系来说,任何人只要成为市民,即意味着他成为了不再受封建关系约束的“自由人”。因此,中世纪的欧洲,在封建文明结构的社会体制之外,站立着一个虽然弱小,却生长出市民社会与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新文明因素,并且如马克思所言:“从这个市民等级中发展出了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
      中世纪的西欧是典型的封建社会,农奴制对人实行了最大的束缚。在农奴制下,农奴虽然不是封建主的财产,但农奴却是被束缚在土地上的,是土地的附属品,当土地转换主人时,农奴也被同时转换,农奴的一生都附属于他所出生的土地上,在这块土地上为领主终身劳作服役。城市市民虽然取得了“自由”身份,但这个自由也是有限的,人们被束缚在他自己的城市,若果他离开便失去一切权利。
      同时,教会也对人实行着精神的束缚。中世纪的西欧,封建领主式统治的小国林立,而高高凌驾于各个分散的王国世俗权力之上的是罗马教会统一的精神王国,是西欧社会唯一占统治地位的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而且笼罩着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教会对99%的人来说是最威严的统治权力,它除了收取占生产总额十分之一的什一税外,还实行对人的精神控制。教会宣称它是设在人间的一个常驻机构,掌握着进入天堂的钥匙,它的宗旨是要把人们特别是虔诚的教徒的灵魂引入天国。教会告诉信徒们,此生此世是没有幸福而言的,上帝的福祉只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人生的目的即是彼岸世界,人们只能在压抑和苦难的忍受中等待灵魂被拯救。基督教神学的教义也束缚着人们的思想,科学必须服从宗教,一切学说只要不符合教会的说法,就会被宣布为异端邪说,收到教会的打击迫害,如哥白尼与布鲁诺等。

经济衰退、灾难降临与文艺复兴
      14世纪中期的西欧经济出现了衰退,连年的粮食歉收和饥荒,特别是1348年至1349年期间爆发的黑死病(鼠疫)席卷了整个西欧,此后又周期性发生,据有关研究说,大约三分之一的西欧人口死于黑死病的灾难。但据一些学者认为,黑死病却造成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由于人口的减少,田地无人耕种,开明的领地主不得不放弃农奴制,改用土地出租吸引劳动力。于是,大量得到解放的农奴成为租地的农民,得不到解放的则大量逃亡。到16世纪,西欧的农奴制已经彻底瓦解了。
      几乎与此同时,一场的“文艺复兴运动”在意大利悄然兴起并逐渐蔓延。它所导致的人文主义精神主张用人性代替神性,用人道主义取代经院神学,用对人世间幸福追求来取代天国的理想。在如此的人文主义思想引导下,被神学斥责的科学发展起来,取得了重要的进步。植物学,动物学出现了,人体解剖学和化学和医学的研究也蓬勃展开研究,人们的地理知识也日趋丰富。尤其是英国的培根提出的科学的实证方法,为实验科学研究的广泛开展打下了基础,培根“知识就是力量”的口号激励着人们不断探索科学与自然。
      文艺复兴运动刚刚解放了人们的思想,16世纪随之而起的在西欧北部出现的马丁.路德领导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否定了教会的权威,其所起到的精神解放的作用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马丁.路德认为一个人只需要凭着真诚的信仰就可以与上帝直接进行沟通,获得灵魂的救赎,而不需要通过教皇或主教,神父们。马克思评价这次宗教改革的意义时说:“他破除了对权威的信仰,是因为他恢复了信仰的权威。”马丁.路德把信仰作为一种内在的自由精神取代了外在的教会的权威,为此,马克思认为他实际创造了一种为新兴的资产阶级喜爱的简洁的宗教,追求精神自由的思想种子也从此在西欧萌芽。
      从马丁.路德开启的宗教改革运动最后导致了新教在西欧的出现。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新教的产生推动了“合理的资本主义精神”的形成,他的著名论断揭示:“在构成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近代文化精神的诸基本要素之中,以职业概念为基础的理性行为这一要素,正是从基督教禁欲主义中产生出来的。”因为新教徒为了成为上帝的选民,进入天堂,他需要靠自己的信仰和尽天职得到上帝的恩宠。在新教徒认为,尽天职就是要争取职业的成功,荣耀上帝,另一方面要最大限度地节俭与禁欲,合理安排经济生活。于是,一种合乎理性的新教伦理的生活方式与行为方式,并且在此基础上的发财欲,成就欲,节俭等都是合理的,符合上帝的标准。新教伦理不自觉地引发了西欧理性主义的发展,并与资本主义的精神和价值观相一致。

西方文明:从封建社会转型至近代社会
      宗教改革虽然客观上促进了西欧文明的转型,但的宽容精神的实质依然是浓烈的信仰气息,这种虔诚的信仰精神导致了人们把《圣经》当成至高无上的权威。而中世纪发展到此时,西欧民族国家的形成与资本主义的生长,已经使实用的理性主义萌芽,西欧文明结构的精神生活若不实现真正的转型,便再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基础转变的要求以及思想上层建筑对理性主义的呼唤。

于是,从16-17世纪一直持续到18世纪,直接继承了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运动的人文精神的启蒙运动在西欧展开了。启蒙运动的核心主张是自由理想和理性精神,它的思想包括:主张人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反对禁欲主义,肯定人的现世生活和利益;认为人类可以通过理性活动获得科学知识,并以合理性、可计算性和可控制性为准则达致对自然的控制;鼓励人们应当相信历史的发展是合目的的和进步的;提倡人们可以通过理性协商达成社会契约,但要对统治者抱着必要的怀疑的态度。
      同时,这个时期,地理大发现与殖民扩张为资本主义准备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与世界市场,增强了西欧的商业精神,农业变成商品生产,西欧封建庄园经济被打破了,现代经济结构开始形成,重商主义成为最流行的学说,民族国家与专制权力建立,有效统治的中央政府的管理形成了。

就这样,从社会经济基础变动到上层建筑变革、摆脱专制的政治革命、多元的社会结构的形成;从突破了地理环境的局限,到对东方先进文明的学习以及工业革命的酝酿,西欧文明结构中各种文明要素相互交织与相互碰撞,最终发生了整体的全面的文明的结构性转化,使社会一步步走出了中世纪,迈进了近代西方文明,即从封建制文明转化为近代文明。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