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文明转型:发展的概念与发展传播的思想

文明转型:发展的概念与发展传播的思想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8:32|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历史哲学:文明转型与发展概念的形成

 
      发展语境:关于社会变迁的的传播思想
      20世纪60年代,随着发展研究的繁荣,相继形成了发展经济学、发展社会学、发展政治学、发展哲学等社会科学分枝学科。在这些理论思潮的影响下,新兴的传播学也出现了一个以发展为核心议题的研究领域——发展传播理论,即传播学者们对于如何利用大众媒介与传播策略改善人类生存与发展状况的思索,创建了发展传播研究的不同理论“范式”,以敏锐的观察与深刻的洞见,为人们提供了来自传播视角的发展战略构想。
      半个多世纪以来,“发展”之路是人们为实现社会理想而付诸实践与探索的历程,“发展”之路也是历史更迭与社会变迁中人类社会思想不断演变的过程。伴随着人类社会的急剧变迁以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飞速发展,发展传播学在起起落落的兴盛与危机的交替中不断向前发展,并形成了经验主义的发展传播和批判学派的发展传播两种主要研究范式。跨入21世纪,传播学研究者们对发展传播的方向与未来继续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理论的建树。
      在对发展传播研究的批判和反思中,以往发展传播学理论的缺陷与弱势已经逐渐被揭示和显露。就经验主义的发展传播理论来说,一些学者指出经验主义的发展传播学研究的缺陷:其研究的逻辑是从微观推知宏观,从对个人的或者小群体的研究推知整个发展中国家,而忽略了对社会结构、社会制度、传统文化的观念等具有宏观性的研究对象;经验主义研究的欠缺还在于重方法轻理论,而人文社会学科的特征即是一种理论研究,微观研究不能缺乏理论的路径,宏观的研究更不能缺乏理论的支撑;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实证的研究总是在静态的结构中分析发展的某一个断面,从而缺乏历史的观念;经验主义的价值无涉的发展传播研究范式,由于没有考虑文化环境差异与价值观的差异等因素,无法适用于研究人类世界的宏观传播现象,尤其是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传播。
      从无情的社会批判立场出发,批判学派的发展传播研究虽然回到认识传播活动本身的价值,主张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和社会宏观层面进行传播研究,批判现存的媒介制度,揭示传播现实背后的政治经济关系,展现了传播的丰富多样的价值意义与文化内涵。但批判的发展传播研究,仍然只是停留在单纯否定的阶段,而未能为我们找到如何实现传播发展的理想目标与建构合理的传播结构的途径。

文明传播:文明、发展和传播三者之间的关系
      在文明传播的语境中,通过探究文明、发展和传播三者之间深刻的内在关系,我们发现,文明是和谐创造的,并在对话交流中传播;人类不同的传播形态与传播结构即是人类历史进程与文明进步的体现;同一文明中的不同文化和不同文明中的文化持续不断地传播交融,才有了当今世界的物质和精神产品及其传播手段的发展和极大丰富。由此,我们试图在文明传播的理论框架中另辟蹊径,重新解释传播因素在人类发展过程中的动力和作用,重新发现人类发展历程中不同历史阶段传播的运行机制与活动状态,重新思考传播结构与传播形态生成与变化的原因,重新阐释传播手段与传播方式变迁与演进的历史逻辑与科学规律。
      当我们再回到文明传播的语境中思考传播与文明、发展的互动关系时,我们首先获得的认知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观认为,从奴隶制文明、封建制文明到西方文明、社会主义文明或共产主义文明,人类文明演进的总趋势是文明代替野蛮、进步代替落后,人类社会总是在不断向前发展的。但人类社会从低级向高级不断进步的文明发展不是骤然形成的,而是经由一种文明形态过渡到另一种文明形态的文明转型过程实现的。

文明的结构:发展与传播
      文明是人类社会发展中各种相互关联的高级属性和特征的复合体。文明作为复合体,并不是各种文明要素的机械堆积,而是有着一定内部结构的复杂体系,这种体系是按照一定秩序和规则构成的,从而形成一定时代的文明整体。文明结构的三个系统是物质生活、群体生活和精神生活系统。这些文明诸系统及诸要素相互依赖、相互制约,每一个系统内又有交互影响的文明要素。
      马克思认为,在一定的社会文明结构中,物质文明及其创造方式是整个社会文明的基础,文明的发展主要取决于社会经济基础的变化,特别是物质生产的状况。因此,从一种文明形态转向另一种文明形态的文明转型的实质是:在文明发展的进程中,文明的结构体系及其运行机制发生变动与转换。文明转型是文明结构中诸系统及各个要素发生全面的整体性的转化,其中最关键的是文明的基石——社会经济基础这一社会结构因素的变革。
      在文明传播的语境中,发展与传播皆表现为文明进步与文明积累的过程。因此,如果我们从文明转型的视角出发,不但可以在文明不断变化和演进的动态过程中,考察和揭示传播与发展的内在关系与作用机制,而且还能够在文明演进与文明结构转变的联系中,探索促进社会发展的传播策略与传播实践。
      文明是人类的历史的纽带,文明是一个表征人类社会进步与开化状态的历史范畴;文明的价值观是文明的重要特征,任何文明都体现着一定的社会价值与价值取向。因此,在文明传播的宏观与历史的视野中,我们可以探索历史遗产或社会文化环境对于发展传播的意义,我们还能够找寻到不同文明形态中的发展传播的社会价值观。
      由此,我们首先在文明转型的层面,展开对迄今为止的发展传播思想进程的探索,目的是使我们能够在文明与传播的互动中更深刻地反思发展传播研究,从而为构建以文明传播思想为基础的发展传播理论建立基本的研究框架,也使我们能在更广阔的文明传播的背景中,融合与吸收相关的人文社会科学思想,拓展现有的理论与方法视角,改变发展传播研究中的“媒介中心”的偏向,突破现有发展传播理论的局限,推进发展传播学的发展。

发展究竟是什么?
      迄今为止,在人类社会变迁与文明兴衰的漫长历程中,发展是人类未曾停止的追求幸福生活的前进步伐,发展也是人类未曾放弃的向往美好未来的希望之路。
      满足生存需求与物质生活的欲望是人类寻求发展的原初的驱动力,也是人类创造文明的永恒的动力。然而,人类社会怎样获得发展?该如何发展?朝向什么目标发展?……如此种种对于发展问题的追问,却是人类至今尚未找到理想答案并面临巨大挑战的困惑。正如上个世纪法国学者M.A.西纳索所说的:“发展这个概念反映了我们时代一个重要的自相矛盾的事实:向往进步但又对其后果心存疑虑;对整个发展问题的看法同时是就是理解现实和现时代的钥匙,反过来,这种看法又一种批判的建设性的方式反映着一种对现时代的合理认识中萌生的要求。它在人类于20世纪行将结束之际所面对的惨淡前景中向我们投以的一线光明,或者说它象征着一种未来模式的最初收获……”
      要寻求对于发展的疑惑的解答,我们需要深入探究和理解发展的实质。
      在文明传播的语境中,文明是人类生活方式的总和,是人类创造性的体现。在文明传播的视野里,文明是表征人类生活方式交互影响、进步发展的过程范畴。与封闭、野蛮、蒙昧等概念相对,文明反映着人类应对自然与社会的能力,以及所创造的物质和技术成果及其相应的规则表现;文明是人类使用科学技术等传播手段来改造客观世界,通过法律、道德等制度来协调群体关系,借助宗教、艺术等形式来调节自身情感,从而进入最大限度地满足基本需要的水平,并达到实现全面、多样性发展的程度。

传播:文明是的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
      若果我们说,文明表征着人类社会物质和精神生活不断发展和进步的状态,那么,发展即是人类对社会文明进步的追求和表现。文明是人类文化发展的高级阶段,也是社会进步发展的评价体系,并且以人类基本需求和全面发展的满足程度为共同尺度;发展则应以实现人类的文明进步为目标,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以不同的生产方式,创造出不同形态的文明。
      传播是人类在文明创造中的积极互动,是文明积累和增值的一个过程。传播也是人类文明在不同文化环境中,从不同的知识领域出发的,通过各种传播媒介和传播渠道,推进人类文明的发展、积累、张扬、创新和信息散播的充满意义交流的人类交往活动。
      传播是通讯和交通,是人类社会信息的生产、传递与扩散,是人类意见的交换,是思想的交流、情感的沟通,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世界事物之间的理解与互动。传播建立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世界的广泛联系,是人类相互理解和沟通思想与情感的桥梁,是人类思想的对话与共享,更是文明倡导者的积极行动与广泛参与。
      因此,在文明传播的语境中,我们把“传播”这一概念界定为“人类信息交往的总和”,这意味传播在人类社会的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系统中处于基本的和核心的地位;意味着传播作为人类的生存发展,亦即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中介,将伴随人类的全部方面和全部过程。
      在传播的动态意义上,文明是人类对无知世界的认知,对已知世界的超越。文明也是一个历史和现实的更为宏大和广阔的传播范畴,文明在传播中此起彼伏、更迭演进;通过传播,各个文明扩散、延续和发展,不同的文明相互对话、理解和交融、和谐共生。
      因此,发展与文明和传播是三个密切关联的范畴,相互之间具有相互相成、互激互利的交互关系。透视它们的互动联系,我们可以从更深的层次理解发展传播思想的内涵及其演进。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