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对新徽商的观察:现代商业文明体系构建

对新徽商的观察:现代商业文明体系构建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7:07|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说史自省,读古明今。百年商帮所创造的中华商业文明传播的衰败,既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总结归纳起来,最核心的是现代商业文明体系构建的问题。

改革开放送春风,继往开来新徽商
      安徽,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在这片热土上孕育出叱咤中国商界三百余年的“徽商”,铸就了备受推崇的“徽商精神”,诞生了洋洋大观的“徽商文化”。
      潮起潮落,斗转星移,在沉寂了100多年之后,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徽商以崭新的姿态重登中国商界舞台。今天,在古老的徽商传统与新时代经济碰撞下,一大批“新徽商”如雨后春笋般地迅速崛起,活跃在海内外商坛。他们凭借深厚的商业文明底蕴,创造出海螺、丰原、比亚迪、雨润等一大批国人耳熟能详的民族品牌,不少品牌市场占有率甚至位居亚洲乃至世界的前列,成为“中国制造”的代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五百强企业中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中有数十位安徽人,如首钢总公司董事长朱继民、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元庆、华源纺织集团总经理张杰、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小兵等等。而进入全球华人富豪榜中的安徽籍民营企业家有苏宁电器集团董事长张近东、雨润食品集团董事长祝义才、巨人投资集团董事长史玉柱、比亚迪集团董事长王传福、南翔贸易集团董事长余渐富等等。
      老徽商根植于浓郁的徽州文化土壤,奉行“货真、价实、热诚、守信”的徽商四道,讲究义利之道,在长期运营中孕育了独特的商业文明,成就了一批以张小泉、王致和、胡庆余等为代表的享誉中华大地的百年老字号,它们历经战火的洗礼、朝代的更迭而顽强地生存发展,至今还熠熠生辉。二十世纪后期,改革开放的中国给“徽商”的崛起带来了机遇,给“徽文化”的复苏送来了春风,给“徽商精神”的再生引入了新的内涵。作为老徽商的继承者新徽商,他们阖卷反思、认真总结,依托新品牌产生的强大爆发力,再铸“徽”煌。具体来说,新徽商普遍具有以下特征:
      特征一,集中精力创造产业龙头企业。
      丰原集团具备年加工粮食300万吨的能力,成为全国最大的农产品深加工企业,主导产品柠檬酸的生产能力居世界首位。奇瑞汽车四年时间就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史上第一家突破40万辆的自主品牌轿车企业。仅2005年,奇瑞就销售了189100辆汽车,增长率为118%,进入世界30强,出口海外18000辆,在国内汽车出口中排名第一。海螺集团在十年左右时间,从一个安徽的企业打造成亚洲第一、跻身世界水泥前十强的大型企业,并且成为国内水泥行业唯一一家在境外挂牌上市的公司。马钢已经形成千万吨钢的综合生产能力,产销规模居全国同行业第五位,利润居行业第二位。
      特征二,凭借科技创新占据领先地位。
      当代新徽商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很多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很多企业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同时吸收国际上先进的经验发展起来的。如,中科大讯飞,通过自主创新,掌握核心技术,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在国内语音核心技术市场的占有率已达80%以上。深圳比亚迪依靠自身技术研究优势,自主开发,在短短7年中做成了饮誉全球的“电池大王”,迫使“东芝”退出锂离子电池业、“三洋”撤离中国市场。
      特征三,商业文明的领航者。
      新徽商秉承了老徽商“儒商”的特点。他们往往拥有高学历。调查显示,44.7%的新徽商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38.5%的新徽商具有大专学历,中专、高中以下学历的新徽商仅占16.8%。和老徽商一样,新徽商不仅普遍学历较高,而且崇尚终身学习,从小学到大专,到本科、研究生、博士、博士后,很多徽商都是这样,不断学习,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
      特征四,新经济领域的创业先锋。
      很多新徽商都是创业先锋,在许多没人做的领域,最早探路者往往都有徽商的身影。芜湖的傻子瓜子年广久,可以说是中国民营经济的先驱者。14年前安徽人汪宏坤带着东拼西凑的75元钱独闯北京,如今已成为北京家具行业商会会长,拥有亿万资产。安徽无为人何帮喜,凭借一把木锯起家,后来开始保龄球的研制工作,最终填补了中国保龄球制造业的空白,打造出全世界最大的保龄球设备生产基地,成为世界顶级保龄球大王。
      徽商从兴到衰的历史,留给我们的启迪是:现代商业文明传播的生命力在于用“法治”代替“人治”,但身处封建社会商业文明传播下的徽商,是无法从“人治”走向“法治”的。这不仅是徽商的悲剧,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悲剧。

营造良好的市场经济环境
      安徽是资源大省,不但物质资源丰富,人力资源也很丰富。安徽比较重视教育,有一大批高素质的人才。安徽的地理位置和资源,都表明安徽有巨大的发展机会。
      但是,大量的数据表明,安徽已经远远落后于江浙沪及其他近邻的省份。现在长三角很多重大决策和重大工程如建设高速公路、打造快速铁路,都是亲力合作、紧密联系、密切配合,而面对相对落后及办事效率低下的兄弟省份安徽,他们似乎都不屑于与之合作,更不愿意提及。面对中国最发达的世界第六大城市群的长三角,作为江浙沪近邻的安徽,是多么急切的想加入长三角城市群,但江、浙、沪始终是对安徽紧闭大门。
      长三角经济区现在自身矿产资源、能源、基础工业等已十分匮乏,近几年出现了地荒、电荒等现象,此时,江浙沪纷纷找上门来,主动提出与安徽合作,其着眼点是看中了安徽低廉的能源和丰富的矿产资源。长三角现在由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大量扩张,需要更多的土地资源,扩容已成刻不容缓之势。至此,省内有些城市纷纷提出加入长三角经济区,以求依托宏观经济大气候,发展地方经济小气候。但是长三角这个“富人俱乐部”始终把贫穷的安徽排斥在外。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在安徽,曾有一家媒体问在皖的一位外商:“安徽的投资环境如何?”,该外商深叹一口气说:“在安徽办企业,需要盖很多公章,与沿海地区相比,投资环境建设最少相差10年。”
      对安徽来说,投资环境不佳让徽商失分的事例还有,南京雨润集团老总祝义才是个地道的安徽人,原想在合肥投资以报桑梓,但因申办有关手续时得不到相关部门的配合,最后只好弃“肥”投“宁”。而名噪一时的“万燕”VCD,生在安徽后来却落户广东。当这类“自家种瓜,别人得豆”的窝囊事在安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时,不知徽商的后代们有没有问一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这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的明言,也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另一种表达形式。安徽的主要领导思想很开放,很想把安徽经济搞好。但实际环境有差距。很多政府权力部门化,一些部门站在自己部门利益上做事情,给民营企业的发展带来不必要的困难,使企业启动和发展的成本增高,企业家花在企业外的精力太多,致使企业的发展风险加大。同时,安徽还缺少全民经济意识,缺少较为宽松的市场经济环境,正所谓“醒得早,起得晚”。
      正是因为这种体制机制存在的根本原因,造成省内大量优秀人才流失于发达地区,没有了大量优秀人才,我们还能拿什么去发展、去竞争?就连史玉柱这样的现代新徽商的典型代表人物,在走出安徽后,也没听说过他为安徽老家做出过什么重大的产业投资。这难道还引起不了我们的深刻反思吗?
      这种局面,省市主要领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媒体舆论同样也很着急,但实际上民营企业还是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障碍和困难。安徽眼下最急需要的是向江、浙两省学习其上上下下的开放意识。经济部门对民营企业应该扶持、宽容、包容,不能过于苛求,一下子就求全责备,不允许犯错误,一棍子打死,甚至看笑话。突出表现为“锦上添花的多,而雪中送炭的少”。企业家不是完人,企业也不可能一下子做到完美,如果有问题,应该客观地分析、帮助和完善。
      而更为可怕的是,与老徽商一同远去的还有它的商业道德和信用观念。
      在安徽绩溪的胡雪岩故居,写有这样的字样:“徽商四德:一货真、二价实、三热诚、四守信。”这是徽商在多年的经营活动中最基本的准则。当年胡雪岩在杭州创办胡庆余堂国药号时,曾亲自制作了一块“戒欺”的巨匾,警示制药行业必须“修合虽无人见,诚心自有天知”。而今,先人们拿徽商这块牌子作保的商德恐已逐渐远去。
      前合肥市市长郭万清在一次与民营企业家恳谈会上尖锐地指出:“合肥的经济发展环境经过几年的整顿虽已有改进,但存在的问题依然突出,尤其表现在市场生态环境不佳,信用缺失。”其实,市场生态环境不佳的,在安徽又岂止合肥一地。在今日的徽商故里,投资环境严峻,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信用不断短缺已成一种定式,而且还渗透到许多政府官员乃至普通百姓的头脑中。
      省委、省政府最近提出要打造诚信安徽。我觉得,打造诚信安徽首先要打造诚信政府。政府首先要约束自己,言而有信,不能因为人员更替、换届等因素否定以前的决定和承诺。有时一个政府官员的个人决定会给企业外部环境带来破坏性的影响。政府是提供服务的,搞好环境,才能抓住商机。特别是招商以后,政府做事一定要规范,只有规范才能使企业的社会成本降低,企业才能有好的成长环境。对于投资者,其它困难都不怕,就怕政府说话不算话。

小结:梦想成真
      历史上的徽商曾经有过骄人的辉煌,但在辉煌的背后,蕴涵着他们无奈的选择和种种艰辛乃至屈辱,从而也决定了他们的人生追求和种种作为。在以儒家思想为传统的封建社会里,在重农抑商的时代,徽商的经商之路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他们虽然取得了成功、拥有了巨额财富,但他们并没有和别的商人一同形成一个独立阶层,没有自己的政治地位,也就摆脱不了“四民之末”的自卑。他们在人生价值取向上仍然以“耕读”为根本,在经营活动中处处受到限制乃至遭受欺压和凌辱,因此,表现出“好儒”的特点。这是他们的人生悲喜剧,也是旧中国商人群体的悲喜剧。
      改革开放的今天,新徽商的创业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于中国以往任何一个时期,但同周边发达省份比较,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社会应该给企业家以更多的理解和宽容,给企业家创业以更良好的政策环境和心理环境。
      中共十七大报告 “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健全现代市场体系”部分中指出,“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平等保护物权,形成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新格局。”这里讲到了“两个平等”。一个是法律上的“平等”保护,另一个是经济上的“平等”竞争。
      “两个平等”是十七大报告有关所有制理论论述的亮点,是非公有制经济理论的又一次飞跃,为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指明了方向,让人深受鼓舞。
      作为安徽经济发展新符号的“新徽商”,应该借“十七大”和奥运之东风,摆脱传统观念的影响,构建起商人新的人格信条和新的价值趋向,在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轨道上,以诚信为基石,通过创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从而促进安徽经济的彻底崛起。
      昨日的徽商是安徽的骄傲,今日的徽商是安徽的品牌,明日的徽商将是安徽的梦想。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