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现代商业文明观点的思考与启示

现代商业文明观点的思考与启示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6:41|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我们看待任何事物,都要持辩证的观点,一件事物由兴旺到衰败或由衰落到兴盛,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不能单凭近代徽商的没落,而全盘否定徽商及其所蕴涵的精神。深厚的传统文明所孕育出的徽商,作为一个整体文明素质较高的商帮,他们在商业活动中大多自觉用儒家思想来规范自己的经营活动。徽商的成功在于以智慧和德行化做它最大的商业资本,在于建立了一套体现中国传统文明的激励机制和商业道德,但是,它的失败同样也在于中国传统文明本身固有的缺陷和狭隘,加之连续不断的激进主义的暴力冲撞,一次次阻断了中国经济自然演变的过程。
      徽商是一段历史,是一个经济现象,也是一种文明现象。这种文明现象所包含的观念文化、制度文化和地域乡土文化,在徽州商人身上融为一体,相互影响,是徽商的“神”。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必然是既有精华,又有糟粕。因此,不能以怀旧的心态评价徽商,也不能不加区别地提出弘扬徽商精神,而要去其糟粕,弘扬精华。
      徽商在长期艰辛创业的历程中逐渐形成了融东方儒家文化、徽人意志品德为一体的独特的商业经营理念和风格,这就是“徽商精神”。“徽商精神”涵盖了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开拓创新的进取精神、尊儒亦儒的求知精神、诚实守信的敬业精神和团结互助的合作精神等等。它既蕴含了现代商业文明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又融合了中华民族的聪明睿智和优秀品格,是传统的中华民族精神的微观铸塑,具有极高的实用价值。

徽商精神是一种精神财富
      有大量的文献对“徽商精神”都作过研究与概括,但我以为,真正的“徽商精神”应该是胡适先生概括的“徽骆驼精神”。明清早期的徽州商人在十分困难的境况下,敢于闯天下,把生意做到大半个中国乃至东南地区,就是在于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耐磨,他们在商业竞争中“一贾不利两贾,两贾不利三贾,三贾不利犹未厌焉”(见光绪《祁门倪氏族谱》卷下《诰村淑人行状》),从而将商业由小做大、由弱做强。这种如骆驼般的自强不息、负重进取的精神,是一种不因时代变迁而褪色的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但徽商精神还不仅仅是“骆驼精神”,“徽商精神”有着更丰富的内涵。
      一是,赴国急难、民族自立的爱国精神。徽商的爱国精神,突出表现在明中叶的抗倭斗争中,他们或者捐资筑城,募勇抗倭、或者出谋划策,领导抗倭、或者弃商从戎,直接深入杀敌战场。到了近代,为了抵御外国入侵,徽商也踊跃捐资。凡此种种,无不体现出徽商的爱国精神。
      二是,不畏艰难、百折不挠的进取精神。徽商绝大多数是小本起家,他们穷则思变、奋发进取,毅然走出深山,闯荡四海。可谓岭南塞北,饱谙寒暑之苦,吴越荆襄,频历风波之险。这种创业精神实在可贵。当事业出现曲折时,不少人一蹶不振,从此销声匿迹,而徽商却百折不挠。史料中记载“徽之俗,一贾不利再贾,再贾不利三贾,三贾不利犹未厌焉”。
      三是,审时度势、出奇制胜的竞争精神。徽商善于趋利逐时,即根据市场特点,采取最好的经营方式。也善观时变,即在把握市场信息的基础上,调整自己的经营项目。还能揣度时宜,即根据各地不同的经济情况,因地制宜,做出种种决策,往往能够出奇制胜。
      四是,同舟共济、以众帮众的和协精神。“和协”是指处理人际关系所应达到的境界。这种精神不仅表现在一家人或同族人中,也表现在一个个的商业团体中。即便在整个徽州商帮内部,也能做到同舟共济、以众帮众,像遍布各地的徽州会馆、同业公所的建立,就突出体现了这种精神,从而大大强化了徽州商帮内部的凝聚力。
      五是,不辞劳苦、虽富犹朴的勤俭精神。翻开明清小说,常常见到关于徽商的描写。但在封建文人的笔下,徽商个个是吝啬鬼。如在《三刻拍案惊奇》中就讽刺一个在杭州的徽商吴某,“家中颇有数千家事”,“肉却不买四两”,“只是吃些清汤不见米的稀粥”。甚至在明清笑话中也把徽商作为嘲笑对象,如《笑林》中写道:“徽人多吝,有客苏州者,制盐豆置瓶中,而以箸下取,每顿自限不过数粒。”实际上这都是封建文人的偏见,这正反映了徽商虽富犹朴的勤俭精神。

徽商商业道德中有积极的部分
      “贾而好儒”是徽商显著的特点。“贾而好儒”的结果不仅使徽商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能够从历史中汲取丰富的经商经验,推动自己事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传统文明的影响,使徽商具有一种理性,这就是以儒道经商,形成良好的商业道德。
       一是,以诚待人,以信服人。诚信经商在徽商中十分普遍,他们认为“惟诚待人,人自怀服;任术御物,物终不亲”、“人宁贸诈,吾宁贸信,终不以五尺童子而饰价为欺”。
      二是,薄利竞争,甘当廉贾。这在徽州粮商、典商中比较突出。
      三是,宁可失利,不可失义。徽商由于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所以在处理义利关系上,能够做到“先义后利”、“以义制利”、“以义为上”。
      四是,注重质量,提高信誉。这在徽州墨商、徽州布商等行业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徽商重教兴学的风尚值得大大发扬
      徽商不仅自己贾而好儒,而且十分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他们在致富以后,或者兴建书屋,购买书籍,以重金聘师课子、或者亲自督促子弟读书、或者兴办义学,教育本族子弟,更有甚者则兴建书院或捐资书院,也有资助本地本族子弟参加科考。重教兴学已成为徽商的一种风尚。这种风尚历经几百年,代代相传,经久不衰。其影响是多方面的,一是提高了一代代徽商的文化素质,使他们经商更富于理性;二是培养了徽州莘莘学子,他们搏击科场,跻身仕途,反过来又成了徽商的政治靠山;三是造就了一代代徽州学人,推动了文化学术的发展;四是发扬光大重教兴学的社会传统,对后世商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徽商衰落的历史教训需认真记取。
      徽商之所以衰落,既有客观原因,又有主观原因,这是中国的一大变局。面对这场亘古未有的大变局,有的商帮能够紧跟时代前进,及时调整原来的经营行业,开拓新的行业。如宁波商帮在近代欧美轮船侵入我国以后,一叶知秋,停止传统的沙船贩运业,转而经营轮船航运业,甚至组成航运集团。一些经营钱庄业的商人,也改营银行业,还有的从事进出口贸易,甚至大批到海外发展。洞庭商人在近代也能适时开办买办业、金融业,并兴办丝绸、绵纱等实业。他们都能开辟一块新天地。而徽商却昧于大势,未能与时俱进,仍然在传统行业中抱残守缺,苟延残喘,最后只能被历史所淘汰。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是值得今天的后人认真记取的。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