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俄国知识分子之路:苦难而顽强的历程

俄国知识分子之路:苦难而顽强的历程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4:24|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18世纪,俄罗斯出现了一批具有民主精神的知识分子。拉吉舍夫是俄国18世纪末期著名的启蒙主义者,进步思想家,在他的著作《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中抒发出深深的忧民意识:“我举目四顾——我的灵魂由于人类的苦难而受伤”。 正是由于这本书,他被监禁被流放。拉吉舍夫被称作是“俄罗斯知识分子的始祖”,他开启了整整一代俄罗斯知识分子求索国家和民族命运、忏悔和躬身自省的“苦难的历程”。他的人文宣言为整个19世纪的俄国知识人士所铭记:“如果帝王,或者任何地球上的某种强权迫使你屈服于不正义,迫使你违背良心,你就要成为不屈不挠的战士。无论凌辱,无论痛苦,无论受难,包括死亡本身,都不会令你畏惧。”他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愤懑,对自己郁郁不得志的叹息,使他超越时空,与中国古代文人屈原有了某种神似。“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两千多年前,中国诗人屈原怀着同样报国无门的愤懑,魂归汨罗江,殉道民生

人道主义、殉难和圣徒精神
      一直以来,人道主义、殉难和圣徒精神成了俄罗斯知识分子难以割舍的心结。俄国巡回画派的代表画家列宾曾经有一幅名画《不期而至》:黄昏时分,一个静谧平和的俄罗斯家庭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仿佛投石击水,在这个平静的家庭荡起了一阵涟漪。画面中的男子是一位刑满归来的十二月党人。流放的艰辛镌刻在他那一身风尘和满脸沧桑上。但疲惫掩不去他的精神的高贵,他的目光依然深邃坚毅!他的追求平等博爱的理想并没有被摧毁!归来者的冷静内敛传达出来的,是一个十二月党人普罗米修斯的形象。

贵族阶级的大分化
      俄国知识分子是从俄国贵族阶级中分化出来的。普希金、莱蒙托夫以及他们以前的知识分子,几乎都出身于贵族阶级。这批接受了欧洲自由思想启蒙的贵族知识分子,强烈的感受到人民的屈辱和不幸,他们要结束沙皇统治,他们要实现政治民主。于是,从精神上走向革命。在俄国历史上,知识分子向来以道德纯洁、理想祟高和富于牺牲精神而著称,俄国知识分子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俄国的历史发展一直动荡起伏,知识分子的人生道路也大都坎坷不平,但在俄国民众的心目中,他们一直把知识分子作为民族精神的象征,而知识分子也把自我的事业作为一种崇高的事业,把自己的苦难视为民族的苦难、人类的苦难,从而在自己的事业的追求中感受着自我的生命价值。

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
      对民族命运的关注,人民苦难的认识,对他人及自我中的人性的善与恶、灵与肉的冲突的焦虑,与基督教原罪意识交融在一起,使俄罗斯知识分子在自谴自责的痛苦中挣扎,而心灵背负沉重的十字架。自拉吉舍夫起,从十二月党人到民粹派,从赫尔岑、陀斯妥耶夫斯基到别尔嘉耶夫、索尔仁尼琴,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都自觉认定自己是社会良心的代言人,将反抗黑暗、暴力,追求真理与自由,对人民深刻的关怀看作是自己的责任,并且无论在何等处境下都坚守自己的使命。无论遭遇何等艰难困苦,都不放弃,为真理而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俄国知识分子的这种精神上的“大度”和追求真理的勇气使他们成为一个颇有悲剧美的群体。
      俄国知识分子作为一个较为独立的社会群体最终形成于19世纪3、40年代,其典型标志是这一时期俄国知识界围绕着“俄国向何处去”的永恒主题而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思想大论战,并且在知识分子内部形成了政治分野,最终划分出两大营垒——西欧派阵营与斯拉夫派阵营。
      在思想历练的过程中,俄国涌现出车尔尼雪夫斯基、别林斯基、普列汉诺夫、托尔斯泰等一大批思想和文化巨匠。他们的思考,开始跳出简单的传统和西方之争。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俄罗斯民族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来观察和思索外部的世界,向整个世界表达自己的观点。

“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
      俄国作家托尔斯泰是俄国十九世纪知识分子的一位特殊代表,被列宁称为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他既是一个贵族,也是一个亲身参加过战斗的战士,更是一个具有宗教般激情的思想巨匠。他的宗教意识不是逃避现实的思想表现,不是个人品质上的软弱无力,而是把个体的生命同人类命运结合起来的一种精神途径。社会的责任感、战士的斗争精神和宗教的超现实的人类关怀,在列夫•托尔斯泰这里是融为一体的。他感到,重要的并不在于一个人的生命有用与否,而在于他的自我否认和他的灵魂的谦卑。他不仅在精神上不断拷问自己,道德上不断忏悔,而且在肉体上限制自己对欲望的追求。托尔斯泰在晚期创作中完全走向道德完善和说教,他认为自己拥有土地、财产、农奴,就是一个罪人,他五十岁写下《安娜卡列尼娜》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坐牢。托尔斯泰虽然被当时的东正教会革出教门,他的作品其实就是他的一种布道方式,形成他的自我完善自我内心分析的性格特征和相应的艺术创作特征。他呼吁的是一种道德化、精神化的宗教,这种新宗教的上帝应该在人的心里。为此他创作了一本著名的书《天国在你心中》。

超现实的人文关怀
      这种超现实的人文关怀,可以说是俄国文化与俄国知识分子的重要特征。它使俄国文化及其知识分子能够进入一个更高的精神境界。
      俄国著名的哲学家别尔嘉耶夫在其名著《俄罗斯思想》中强调:俄罗斯的知识分子是完全特殊的、只存在于俄罗斯的精神和社会之中的构成物,知识分子是俄罗斯的现象,它具有俄罗斯的特点。一位美国学者这样评价俄国知识分子:他们从一开始就视自己为社会意识和良心的承担者,如果必要的话,他们要以长期备战的状态进入政治疆场与那些掌权者厮杀。
      俄国知识分子是俄罗斯文化史上的独特现象。在各国的发展历程中,特别是在各国现代化的进程中,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所发挥的作用很特殊很别致。他往往扮演现代化运动的规划者、鼓动者以及领导者的角色。在中国,知识分子如此,在俄罗斯也概莫能外。俄罗斯知识分子和他们的历史使命、俄罗斯国家的道路有太密切的联系,促进了俄罗斯现代化。

从贵族知识分子到的平民知识分子
      纵观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初,从以十二月党人为标志的贵族知识分子到19世纪3、40年代的平民知识分子,进步的贵族知识分子、平民知识分子、民粹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马克思主义者,都通过自己不懈的理论探寻和忘我的实践精神探寻适合俄国国情的现代化道路,并以自己的方式推动俄国现代化向前发展。无论回溯过去,还是瞻望未来,这个时期的俄罗斯知识分子绝对是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他们是拯救众生的虔诚圣徒,是探求真理的倔强殉道者,更是照亮人类心智的普罗米修斯!
      俄罗斯知识分子在爱国主义上曾经存在着所谓的“斯拉夫和欧洲派”的争论。但在“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共识下,两派的目标是一致的。赫尔岑曾生动地将这比喻成朝着不同方向,但跳动的却是一个心脏的双头鹰。
      爱真理,爱祖国,是俄罗斯知识分子精神的核心和精髓,这一主旨展示了俄罗斯知识分子的宽广心怀和高远境界。朴素的人道情愫,厚重的普世情怀,浓郁的宗教气息,把俄罗斯知识分子熏陶成了这样一个伟岸卓立的高贵群体:“他们全身心地感到,应当不是单纯活着,而是为了什么活着。典型的俄国知识分子认为,这个‘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加入完善世界和最后拯救世界的共同事业。”(弗兰克语)
      19世纪后期的俄罗斯先进分子中,有的主张走君主立宪的道路;有的要完全按欧洲的模式改造俄国;有的提出刺杀沙皇并付诸了实践;有的则走向农村,去平分土地。别林斯基则表示:“社会主义对于我变成了新的理想”。

原罪感的人格特征:俄罗斯民族强大的动力之一
      在各种思想选择和实践运动中,俄国走进了20世纪。十月革命之后,知识分子与人民的距离,知识分子在人民面前的自卑,甚至演变成了一种沉重的原罪感,由此才有了文学作品《苦难的历程》中的知识分子为洗净自身,走向革命、成为人民大众的一员的艰苦历程。他们认为只有经过“碱水”、“盐水”和“血水”的浸泡,只有经历精神的磨砺,才能使自己变得纯而又纯。
      俄罗斯知识分子,他们的身上都体现出一种理想主义色彩。令人痛苦的历史和现实,使得他们将希望更多地寄托在未来。对于俄罗斯人来说,生活就像一条追寻理想的朝圣之路,他们肩负着强烈的使命感,关注人类生存的终极问题。1993年被流放多年的当代作家索尔任尼琴回国面对欢迎他的人群说过这样一句话:“忏悔是俄国人最重要的思想反省过程。”
      也许,正是这一切,使俄罗斯民族的命运具有了一种悲壮的色彩;也恰恰因为这一切,使俄罗斯民族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之一。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