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对云南省强制戒毒模式改革的分析与思考

对云南省强制戒毒模式改革的分析与思考

发布时间:2011/10/27 18:51:40|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摘要:云南省作为吸毒和贩毒人员较多的一个省份,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对强制戒毒模式的研究和改革,“外转内”戒毒康复工作在云南省的运用取得了积极的作用,成为全国戒毒工作的示范模式,但是这一模式也还存在一些问题,文章对这些问题也提出了改进措施。
      关键词:戒毒模式  复吸率  禁毒法
      Abstract: Drug addiction and drug trafficking in Yunnan Province as a province more staff,Over the years the province has been committed to compulsory treatment model research and reform,  the drug treatment and rehabilitation work in Yunnan made a positive role, and become a national rehabilitation work demonstration mode, but this mode, there still exist some problems, the article on these issues also made improvements.
      Key words:  modalities  The relapse rate  Anti-drug law
       

一、 云南戒毒工作:一种新模式

 
      当今社会, 毒品问题已成为困扰世界各国的一大难题。在我国禁毒斗争形势相当严峻。目前全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超过105万人,其中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72%, 而实际吸毒人数远远超过此数。吸毒从个别省份的少数地区扩展到遍及全国,建国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众多的吸毒人群。如何处置这些人,尚无法律依据。我国政府采取发动群众、倡导家庭戒毒、自愿戒毒的办法。对经家庭戒毒、自愿戒毒后仍未解除毒瘾的采取“强制戒毒”。经“强制戒毒”, 仍未解除毒瘾的实行“劳动教养戒毒”。这一举措,无疑是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好事,对禁毒戒吸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效果。但是“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戒毒”涉及到公民基本权利和相关法律制度。面对这种情况,探索戒毒制度的改革是当务之急,不仅对于我国面临的社会难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而且对于完善我国法律制度及相关国际人权公约的协调发展,亦有重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吸毒成瘾者是毒品的最大消费者。毒品犯罪活动能够把越来越多的人推入吸毒的泥潭而不能自拔,瘾君子队伍的扩大和毒品消费市场的膨胀,反过来又刺激着毒品、制毒、贩毒活动更加猖獗。因此,对毒品犯罪实行综合治理,必须禁种、禁贩、禁吸三管齐下。对吸毒成瘾者予以强制戒除和治疗教育。无疑是有效控制毒品犯罪的必要环节和重要措施。i但是,复吸率高、强制戒毒机构经费不足,是长期困扰我国强制戒毒工作的两个突出问题。国家禁毒委于2003年10月27日组织了一个专家考察团对云南省的“外转内”戒毒康复工作进行考察,先后对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晋宁县强制戒毒所、曲靖市麒麟区强制戒毒所、陆良县强制戒毒所、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中美戴托普戒毒康复中心等进行了实地考察。分别听取了当地公安局领导对本地禁毒情况的汇报和强制戒毒所领导的工作汇报。 并与各强制戒毒所的公安干警、戒毒人员、戒毒人员家属、社区民警、民间戒毒机构工作人员数十人进行面谈。 所谓“外转内”改革是指禁吸禁毒的收戒方式有“外循环”变为“内循环”, 努力实现社会面上基本无失控吸毒人员的目标,从源头上截止和减少毒品违法犯罪案件,云南等地的强制戒毒所实行“外转内”戒毒模式,为解决上述难题进行了富有成效的积极探索,但也伴随产生了一些令人关注和值得深入研究的新问题。
       

二、 “外传内”戒毒模式近年的成效

 
      复吸率下降,戒毒巩固期相对延长
      “外传内”戒毒模式的基本特点是尽可能将吸毒者全员收戒,实行为期一年的强制戒毒和康复劳动。由于戒毒期长和受戒者与社会隔离期普遍延长,同时也由于漂在社会上的吸毒人群减少,抑制了复吸的吸毒“亚社会”环境的形成和影响,使戒毒效果的巩固期相对延长,戒毒者重返社会后的复吸率有所下降。新生的吸毒人员也相应减少。根据当地公安机关的统计数据,陆良县经过“内循环”方式戒毒后,复吸率由2000年的69.7%,下降到2002年的42.9%, 复吸率呈逐年下降趋势。晋宁县的戒断巩固率从2002年以前的不足5%,提高到2002年的20%。曲靖市2001年至2002年共有新生吸毒人员680人,在实现全员收戒后的2003年1-9月共发现新生吸毒人员146人。大理市自实施了戒毒工作“外转内”后,戒断巩固率提高到12.14%。 新生吸毒人员也大幅度下降,2002年仅发现3人,2003年还未发现新生吸毒人员。

形式案件下降,社会治安有所好转
      吸毒成瘾是诱发一些形式案件和治安案件的重要因素。许多违法犯罪乃吸毒者所为。在实行“外转内”戒毒模式的地方,据有关部门统计当地近年来的刑事案件发案率明显下降,社会治安有所好转。例如:曲靖市至2003年1月由3237名吸毒人员,该年1-10月共发各类刑事案件12484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294, 其中:吸毒人员涉嫌2687人,占全市刑事犯罪总人数的47.9%。晋宁县2001年1-12月份共发生刑事案件1541件,治安案件2700件,2002年1-12月份发生刑事案件1472件,同比下降4.76%,治安案件2033件,同比下降24.7%。其中抢劫和抢夺案件下降幅度最大为51.85%。2003年1-10月份大理市共立刑事案件1891件,其中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盗窃抢劫和抢夺立案1549件,与上年同期相比,刑事案件立案下降12.5%,侵财案件下降17.2%。这显然与“全员收戒”造成的社会上吸毒人运的减收有关。

减少了毒品市场要求,有助于节制毒品供应源
      尽量把吸毒者收戒于强制戒毒所,使它们不能再自由地购买毒品,从客观上减少了毒品市场需求。市场的萎缩反过来对毒品供应的动力产生了一定的抑制作用,显示了三禁齐抓得综合效果。

戒毒者产生劳动效益,弥补了强制戒毒所经费不足,提高了收戒能力
      在“外转内”戒毒模式中,戒毒者通常要参加六个月至一年的“康复劳动”,除免交伙食费外,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劳动报酬。这些劳动产生的经济效益,极大地弥补了强制戒毒所财政拨付经费的不足,明显提高了收戒能力。例如昆明市强制戒毒所。通过戒毒劳动康复基地的建设,目前已能够达到年出栏活猪650头,每年可供应肉食70吨;产鱼16吨;生产白菜、萝卜、西红柿、辣椒和莲花白等蔬菜720吨;年总收入100万元。晋宁县强制戒毒所的农场开始初具规模,现已收烤烟8吨,小西瓜10吨,蔬菜和玉米80吨,创收16万余元。陆良县强制戒毒所的劳动康复基地年平均完成产值120万元,利润20万元,人均创造的价值4000元。大理市强制戒毒所的锅盖基地每年创造利润2万余元,海东采石场自2002年开展劳动康复以来,共创利润36万余元。强制戒毒所也能带来高利润,这是实行“外转内”戒毒模式改革的主要经济动因。
       

三、 “外转内”戒毒模式主要存在的问题

 
      首先,“全员收戒一年”的法律依据不足。国务院颁布的《强制戒毒办法》中规定,本办法所称强制戒毒,是指对吸食、注射毒品成瘾人员,在一定时期内通过行政措施进行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法制教育、道德教育,使其戒除毒瘾。强制戒毒期限为3-6个月,自入所之日起计算。对强制戒毒期满仍未戒除毒瘾的吸毒人员,强制戒毒所可以提出意见,报原做出决定的公安机关批准延长强制戒毒期限。但是,实际执行强制戒毒期限连续计算不超过一年。
      “外转内”戒毒模式采取“全员收戒”一年的做法显然与上述规定不相符。第一,强制戒毒只适用于吸毒成瘾人员,对偶尔吸毒尚未成瘾的人员不得实行强制戒毒。“只有对强制戒毒期满仍未戒除毒瘾的戒毒人员”,才可以延长强制戒毒期限连续计算不超过一年。而实际情况却是不论是否已经戒除毒瘾,戒毒人员基本上都要在强制戒毒所呆上一年,从事强制劳动。第二,复吸强制戒毒与劳动教养戒毒规定的冲突。依照有关规定,强制戒毒后又复吸的,一般应予以劳动教养戒毒,在劳教中戒除毒瘾。“外转内”戒毒模式将吸毒者尽量收戒于强制戒毒所,显然与劳动教养戒毒的规定有冲突。
      其次,“劳动康复”中的强制劳动的强度把握与劳动安全保护制度欠缺。戒毒人员的身体多数虚弱,其“劳动”应有利于“康复”为目的。但是,有些强制戒毒所的康复劳动时间较长,强度较大。特别是有的戒毒人员在采石场劳动,不及劳动强度大,而且有一定的危险性。目前,强制戒毒所普遍尚未建立戒毒人员劳动安全保会制度和保险制度。ii
      最后,少年吸毒者的强制戒毒和管理方式问题。收戒于强制戒毒所的未成年吸毒者在管理和劳动、教育等方面如何与成年吸毒者区别对待,似乎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混押、混编劳动的情况比较普遍。笔者在某强制戒毒所劳动车间碰到一位刚入所的16岁少女,交谈中得知她是在和朋友初次尝试毒品时被抓获送强制戒毒所,由于尚未成瘾,无需戒毒,因此,第二天就分到车间与成年吸毒者一起劳动。她显然还没有适应戒毒所的环境,那双充满恐惧和慌乱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 关于改进禁吸戒毒工作的若干思考

 
      通过立法将强制戒毒工作纳入法制轨道
       如前所述,我国在禁毒方面的法规零散,现有的规定缺乏对戒毒的系统全面的规定,尤其是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的部分。因此,有必要全国人大制定一部统一的法律,对于有关禁毒的问题进行全面系统的规定。对此,可以考虑以下方式:首先,制定一部统一的《禁毒法》,其中专章规定戒毒的内容,应当包括自愿戒毒、强制戒毒。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制定这一法律似乎正是实际,因为国家禁毒办为进一步明确本届政府任期内禁毒工作的风都目标和措施,不仅起草了《2004-2008年禁毒工作规则》,而且,国家禁毒办就《禁毒法》立项工作与全国过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办进行了沟通,并起草了《禁毒法》草案提纲。目前《禁毒法》已进入了二审阶段。禁毒法律制度应包括自愿戒毒、强制戒毒的内容。涉及到强制性戒毒的具体设想:(1)将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戒毒合而为一,强制性戒毒仅适用于吸食、注射毒品成瘾人群。(2)在立法中淡化劳教戒毒的处罚色彩,突出强制戒毒措施的功能,将劳教戒毒改革成一种完全意义上的全国制戒毒措施。戒毒法律制度应对强制戒毒的宗旨和目的;强制戒毒的基本原则;强制戒毒的对象范围;强制戒毒的条件和期限;强制戒毒的司法程序;强制戒毒的执行场所;强制戒毒的管理方式;被强制戒毒人员回归社会等,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强制戒毒与劳动教养、收容教养、收容教育制度一起,作为我国保安处分立法(或称“违法行为交织法”)规范的内容。iii(3)较长时间地剥夺吸毒人员的人身自由,应通过正当司法法程序决定。对吸毒成瘾者进行强制戒毒,必然涉及较长时间地剥夺被戒毒人员的人身自由问题。根据《立法法》、《行政处罚法》以及我国签署的有关国际人权公约的要求,应当通过国家法律规定正当司法程序,做出裁定。可以考虑基层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治安法庭”,审理包括强制戒毒案件在内的尚未构成犯罪的严重治安违法案件。“治安法庭”一律适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治安部门提请审理的治安案件。允许被押人自行辩护和聘请律师辩护,允许上诉、二审、终审。

强制戒毒所收戒对象的管理方式的改进
      强制戒毒所收戒的对象是吸毒成瘾者,而非犯罪人。一般而言,没有犯罪行为的吸毒人员,尤其是经过强制治疗阶段,生理脱毒的人员的人身危险性比罪犯的人身危险性要小得多。强制戒毒措施的根本目的是戒除毒瘾,而不是对吸毒人员的惩罚。这是强制戒毒措施与作为惩罚手段的刑罚的重要区别。因此,强制戒毒所对收戒对象的管理方式,应区别于监狱对罪犯的管理方式。前者应以有利于吸毒人员戒除毒瘾和身心康复为原则,在戒毒的不同阶段,人身自由的限制程度也应有所不同。戒毒所应当改革单一的监狱式的管理理念与管理模式。尤其在强制戒毒后期,有组织、有计划地让戒毒人员适度参加有益的社会活动,增加他们与亲友和社会接触的机会,既有利于戒毒人员身心健康,也有利于他们将来回归社会。
      (本文由云南大学法学院张蓉蓉老师指导并推荐)
      注释:
      i秦和平. 西南民族地区的毒品危害及其对策[M]. 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2005.
      ii林仁权. 试论戒毒的几个问题[J]. 青少年犯罪研究. 1997-2-3.
      iii张绍民,石俊淏,张翔鹰. 禁毒大视角——吸毒的预防与戒毒[M]. 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