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世界观是美学观点

世界观是美学观点

发布时间:2011/10/27 18:45:54|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如果一个人对世界“是什么样”和“为什么是如此这般”有些看法,我们就似乎应该说他有个“世界观”。当然,仅仅有看法还不太够,因为谁都随便能够有个什么看法,所以看法不值钱,所以还必须是有水平的看法。这个“水平”表现为一个看法还有某种“说法”在支持它,使它显得振振有辞,至少听上去是对的。不过,“说法”也还是不太值钱,谁都能够编个说法。古希腊人就很担心各种说法的泛滥,因为那些“蠢人们随便听到什么‘说法’就都信……”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大堆说法,然后蠢人们又都信,这样的社会确实让人担心。
      现在就是这样的社会,人们自以为有了平等和自由,就都有了“个人的看法”,其实没有,人们什么都信,尤其是当某种说法据说是“科学的”。于是从没文化的广告商到有头脑的科学家都会骗人说什么什么东西是“科学的”。现在最著名的科学家霍金估计多半就是个骗子,因为据说他差不多知道了关于世界的最后秘密。老天爷不会让他得逞的。
      德国人发明了“世界观”这个很有魅力的概念,原先在古希腊,关于世界的最终知识的追求叫做“形上学”,原义是“在物理学后面”。不过,由于物理学在古希腊代表了科学知识,所以,形上学就应该是“在科学知识后面的最后知识”。科学是关于万物的分门别类的研究,而关于万物的总原则的研究就是形上学了,它包括研究“万物存在”的存在论和研究“万物运动”的宇宙论。在中国,形上学就相当于关于“道”的研究,就是想知“道”,知道就是发现道的理,所谓道理。不过中国的思想意图与西方的思想意图大不相同,西方哲学想知道的是属于万物自身的根本原则,这种世界原理和人没什么关系,只与神有关系,它老想知道的是上帝到底想干什么、又准备怎么干。中国哲学想知道的却是世界与人的关系,道一头连着天,一头连着人,所谓“天人合一”,中国哲学想知道什么是自然与人的最好关系。换句话说,西方人想知道世界“是什么”,中国人想知道世界“给什么”,或者说,要求人做什么。
      尽管关心世界的动机不同,但有一点却在各种理论里都是共同的,那就是,一方面承认万物是乱七八糟的“混乱存在”,另一方面又相信混乱存在必须具有“秩序”才成为世界。人们不喜欢混乱又不喜欢单调,所以相信世界应该是乱而有序,其实是希望世界能够乱而有序。我疑心这种相当普遍的哲学直观其实是一种美学观点,而不是所谓客观的科学观点。或者,我们本来就是艺术地看世界,把我们的美学观点强加给自然,然后才试图把这种美学观点证明为科学的。丰富而不失控,这是人们喜欢的状态,这样才有魅力。
      把世界看成是由“混乱存在”整理成的“有序存在”,显然是个美学的理由,因为世界本身究竟怎么样,我们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世界的总体面貌是我们的想象。用来描写世界的概念体系始终是以“混乱/秩序”作为基本格式的,比如“必然/偶然”“因果/自由”“普遍/特殊”等等,都与之同构。这些看起来很科学很逻辑的概念体系在本质上更像是美学观点。这似乎说明,人们并非单纯地追求真理,不是什么真理都要,而是仅仅在“喜欢的东西”里去追求真理,美成为真的一个条件。
      西方的世界观是单薄的世界观,它只关心自然世界或者说物理世界。据我有限所知,只有中国的世界观才是厚实的世界观,因为中国的世界观把世界这个概念的意义或者说世界特性同时注入到自然、社会和历史中去。社会和历史都按照世界特性去理解,比如说社会和历史的描述模式就是“治/乱”和“分/合”,于是中国不仅有世界观(易理、阴阳、五行)而且有政治意义上的世界观,即天下观。社会和历史问题就不仅仅被理解为制度问题,而且被理解为与自然运动同构的“治/乱”和“分/合”的运动问题。因此,自然世界不是一个完整意义的世界,世界必须同时具有物质的、政治的、社会的和文化的含义。如果说西方的世界观只讨论了“万物”,那么中国的世界观还进一步讨论了“万事”。一个在人文意义上不受欢迎的世界就不是世界,而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物质而已。
      科学告诉我们的世界在许多时候是莫名其妙的事物,是一些对人类没有好处的真理。例如霍金的宇宙理论,毫无人性,是对世界的典型“去魅”。至少在美学和道德上是不合格的知识,更何况它是不是真理还很难说,它缺乏实验依据,而且恐怕永远不会有实验依据。因为人就是宇宙的一部分,我们决计不可能把宇宙作为实验对象,甚至不可能把整个宇宙当作客观的观察对象。人不可能超越自己。老天爷的秘密应该归老天爷,人的秘密归人。
      真理必须是在人性上可亲的,就像一栋建筑、一辆汽车或者一件用品必须与人之间有一种人性关系,它才是值得做的。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