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实录史学文化的困境与现实需要

实录史学文化的困境与现实需要

发布时间:2011/9/28 18:54:30|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虽然史权的监督作用受到历代的重视,但是,在君主专制的社会中,不可能有真正超越政治权力的监督机制,史权也具有极大的局限性。
      史权监督在先秦时代执行得最有力,但是随着君主专制的不断加强,史官也渐渐由昔日君王的师友而沦为君主的附庸及奴仆,甚至从监察者变为文贿权力的谄媚者。刘知几也慨叹“世途之多隘,实录之难遇”xv。史权的监督作用随统治者的个人“英明”程度而变动,而几乎所有的统治者都不能允许完全的史权监督。即使在政治较为清明的宋初,宋太宗时仍有规定:“每月所修起居注,先以进御,后付有司。”xvi轻而易举地破坏了“人君不阅史”的惯例。而筛选过史料的史书,其可信度和监督力度必然大打折扣。史官也只能指望“首先是君主要有‘自儆’之心,其次是群臣要有‘恭恪’之行”xvii。
      另外,古代史官都遵循一定的价值观念来记录历史,而不能作到完全客观“实录”,比如在董狐记“赵盾弑其君”时,就加入了主观伦理判断,而非按事实记录。与此类似,古代有“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的惯例,即使提倡“书法不隐”的孔子在《春秋》中也“多为贤者讳”(刘知几)。清代的史学大家章学诚也认为:“但为君臣大义,则于理不容无所避就,夫子之于《春秋》,不容不为尊者讳也。”xviii
      所有的历史都是曾经的新闻,所有的新闻也都必将成为历史。在社会朝向民主不断迈进的进程中,舆论监督也理应更加完整、健全和有力。古代史官直笔精神和古代“实录”的史学文化对今天的舆论监督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新闻传播从业者要继承先代史学实录的精神,有职业的使命感,保持职业操守,有足够的勇气据实传播,进行舆论监督。“真实”是舆论监督的生命线,舆论监督人员应以真实的记录和传播赢得职业尊严,取得社会公信力。对社会则起到“书美以彰善,记恶以垂戒”的作用,制约不符合正义原则的社会行为和政治行为。
      其次,社会应该给舆论监督创设条件,给新闻传播相对的独立性。建立保证舆论监督实现的制度和法规,对扰乱舆论监督的行为进行制裁;提高社会对舆论监督的重视程度,使社会支持舆论监督,从而形成更好的舆论环境,促进民主的进一步发展。
      注释:
      i 《刘知几的实录史学》 许冠三 著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83年版,第5页。
      ii 《史通•外篇•史官建置》
      iii 《中国传播史:先秦两汉卷》 李敬一 著 武汉大学出版社1996年12月版,61页。
      iv 《左传•庄公二十三年》
      v 《史通•内篇•直书》
      vi 《先秦史官的制度与文化》 许兆昌著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版,283页。
      vii  参见《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viii  参见《左传•宣公二年》
      ix  《先秦史官的制度与文化》 许兆昌著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版,186页。
      x 《先秦史官的制度与文化》 许兆昌著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版,123页。
      xi 《史通•外篇•史官建置》唐代 刘知几
      xii 《论古代的史权》 倪道善 《档案学通讯》1996年第2期
      xiii  参见《新唐书•褚遂良传》
      xiv 《论古代的史权》倪道善 《档案学通讯》1996年第2期
      xv 《史通•内篇•直书》
      xvi 《论古代的史权》 倪道善 《档案学通讯》1996年第2期
      xvii 《先秦史官的制度与文化》 许兆昌著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版,266页。
      xviii 《章氏遗书》外篇三《丙辰札记》
      参考文献
      《先秦史官的制度与文化》 许兆昌 著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版
      《刘知几的实录史学》 许冠三 著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83年版
      《中国传播史:先秦两汉卷》 李敬一 著 武汉大学出版社1996年12月版
      《左传》左丘明撰 赵捷 赵英丽 注译 崇文书局 2007年4月版
      《春秋左传注》 杨伯峻 编著 中华书局 1990年5月版
      《史通新校注》 刘知几 撰 赵吕甫 校注 重庆出版社 1990年8月版
      《新闻舆论监督研究》 田大宪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2年5月版
      《周代史官与周礼》王旭送 周军 《文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3月第1期
      《夏商周三代史官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的源头》李福敏 《档案学通讯》2000年第2期
      《论古代的史权》 倪道善 《档案学通讯》1996年第2期
      《拒绝“文贿”的史官和史学家》 李世顺  《新闻爱好者》2004年10月
      《先秦史官述略》 高锦花 《枣庄学院学报》2006年6月第3期
      《试论先秦史学发展的特点》陈以鉴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10月第5期
      《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政治社会化机制》金太军 《政治学研究》 1999年第2期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