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实录历史之监督作用:史官敢于“实录”监察

实录历史之监督作用:史官敢于“实录”监察

发布时间:2011/9/28 18:53:25|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史书之所以能够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是因其“实录”,实录的历史被当时以及后世的人共同认同和尊重,具有社会和历史的公信力。而实录历史之所以能够实现,与史官主观上的职业操守是分不开的。另外,我国传统上尊重历史的习俗和制度,是实录历史得以实现监督作用的客观原因。

古代史官记事都有政治和社会教化的目的。比如,周代史官记事,是为了监察君臣,并为后世立法垂宪。他们在记录史实时,以礼制体系及道德规范的维护者和最后裁决者的身份自居。vi因为这种史职的自我认知,以及史官本身的社会和历史责任感,他们敢于犯颜直书。
      历史上有许多受到后世的称颂的不辱史职的事例。文天祥在《正气歌》中提到:“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春秋时,齐国崔杼弑君夺权,“大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vii齐太史一家四兄弟为实录历史,牺牲三人,而南史氏也冒死赶来,惟恐真史不传。可谓前仆后继,有“伏清白以死直”的精神。
      “在晋董狐笔”指的是,春秋晋灵公无道,为赵穿所杀,正卿赵盾当时逃亡在外,灵公被杀后返回。太史董狐书曰:“赵盾弑其君。”并在朝廷上予以公布。赵盾辩解,董狐对曰:“子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讨贼,非子而谁?”孔子称赞董狐说,“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viii
      这种史官的实录精神在《大戴礼记•保傅第四十八》中被概括为:“史之义不得不书过,不书过则死。”秉笔直书,被史官视为史官之义,是史官的职业准则,也是史官的史职尊严。龚自珍在《尊史》中说:“史之尊,非其职语言、司谤誉之谓,尊其心也。”
      史学中一直存在着直笔和曲笔,但直笔始终被公认为史任、史德和修史原则。正是由于史官敢于“实录”历史,史书因其真实才受到尊重和承认,并成为舆论监督的有力证据。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