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君子:用华夏文明来驯化蛮夷文化

君子:用华夏文明来驯化蛮夷文化

发布时间:2011/9/28 18:52:05|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船山认为,“君子之于小人,犹中国之与夷狄,其分也,天也”[3]。“君子”与“小人”,“中国”与“夷狄”是绝对对立的。“小人”、“夷狄”与“君子”、“中国”是一一对映的关系,“小人”等同“夷狄”,“君子”等同“中国”。“小人”与“君子”、“夷狄”与“中国”和“小人”、 “夷狄”与“君子”、“中国”的分别与等级是天经地义的。“小人”的性情是粗鲁而野蛮的,是不懂仁义礼智信的,跟“夷狄”的气性一样,都是禽兽之性。防止 “小人”扰乱儒家的政教伦理跟征服“夷狄”的野蛮一样重要。“夷狄”与“中国”不可同伍,“小人”与“君子”岂能同流!如果“君子”跟“小人”同伍,“中国”就是“夷狄”无异了,这跟文明的华夏文化被少数民族的“野蛮”文化所代替没有差别。因而船山讲“小人杂于君子,而仕与君子,皆小人矣,中国皆夷狄矣,可胜痛哉!”[5]“可胜痛哉”,体现出了船山因文明之“中国”被满族的野蛮政权和“野蛮”文化所统治的痛苦心情。同时他又指出,“小人”与“君子”一旦同伍, “小人”必乱“君子”,正跟“夷狄”之乱中原一样,危害极大。原因是“小人”之气性与“夷狄”无异,皆不合儒家的“礼”、“心”。于是船山悲叹:“呜呼!小人乱君子,无殊于夷狄之乱华夏……孰知其害之烈也!”[5]从这里,我们又可看出船山标举儒家正统文化,反对异端的要求,这样方可避免因陷于自我攻讦而消耗文化的内聚力,使民族丧失凝聚力,以致受外来落后文化的统治和制约。
      正因为“小人”的气性与野兽般的“夷狄”同质,有扰政权之巩固、文明之教化,因此,船山在诗论中以极其尖辣苛刻的语言不遗余力、旗帜鲜明地予以猛烈的抨击。由此可见,一方面,船山受儒家文化中君子与小人之论、华夷之辩的影响极大,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另一方面,把“小人”等同夷狄,可看出船山对温柔敦厚的儒家传统诗学文化和华夏文明怀有多么深厚的眷恋之情。在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里,他表面上大谈“小人”,实不得已,事实上是对满族入主中原怀有强烈的不满,借 “小人”等同“夷狄”、“君子”等同“华夏”来浇心中的块垒,可谓苦心之至。今天看来,其中也不乏真知灼见,这就是对野蛮文化充满了极端的鄙视,对文明的华夏诗学文化情有独钟。但在希望用华夏文明来驯化异端文化,推进社会文明化的同时,船山极端歧视少数民族文化,以至于对稍有不符或悖离儒家正统思想的诗文与理论充满了恶意与愤懑,视之如寇仇,斥之为异端禽兽,尤其鄙视广大下层人民及民间诗歌,凡此等等,不能不说是保守迂腐之行径,这充分地反映了他身上的时代局限性和阶级狭隘性。综上所述,王夫之以诗学为载体、以儒家文化为内核的文明观无疑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和现实意义,但他的某些批评是错误的。
      参考文献:
      [1] (美)戴维•波普诺.社会学(上)[M].辽宁: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
      [2]船山全书(三)[M].长沙:岳麓书社,1996.
      [3]船山全书(十四)[M].长沙:岳麓书社,1996.
      [4]魏征.隋书•文学传论[M].北京:中华书局,1973.
      [5]船山全书(一0)[M].长沙:岳麓书社,1996.
      [6]朱熹.四书集注[M].北京:中华书局,1995.
      [7]船山全书(七)[M].长沙:岳麓书社,1996.
      [8]船山全书(六)[M].长沙:岳麓书社,1996.
      [9]船山全书(一)[M].长沙:岳麓书社,1996.
      [10]船山全书(四)[M].长沙:岳麓书社,1996.
      [11]船山全书(二)[M].长沙:岳麓书社,1996.
      [12]船山全书(一一)[M].长沙:岳麓书社,1996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