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中国私营企业主报道:社会变迁的内容分析

中国私营企业主报道:社会变迁的内容分析

发布时间:2011/9/28 18:40:31|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一、 摘要与引言:媒介与社会变迁

 
      本次研究通过分析16年来媒介对私营企业主阶层的报道,根据该阶层在文化、经济和组织资源的占有情况在媒介中的呈现状况与现实的比对,勾勒出该阶层变迁过程的媒介图景,从而理解媒介如何配合制度设计来塑造该阶层的媒介形象,使之顺利实现身份转换的。
      处于剧烈转型中的中国社会,不同利益团体必然要争夺话语空间为自己立言。大众传播媒介深刻地介入人们的生活,媒介通过赋予特定群体以话语权以建立该群体的“社会想象”,获得社会认同。中国的私营企业主阶层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历经了体制外向体制内的重大转变,这种转变既表现为政策的调整,还应包括社会舆论的转变。媒介承担着舆论监督的重任,另一方面又在与政府相互协调以分配给特定阶层以身份认同。而中国媒介必须坚守的党性原则决定了媒介的议程建构深受政府政策议程的影响。
      研究显示,尽管是以批评性报道见长的严肃新闻媒体,其对私营企业主阶层的呈现总体上是正面宣传多于负面报道。从对该阶层的形象呈现上来看:(1)媒介中的私营企业主阶层是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2)并且该阶层的文化程度普遍较高,且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在社会经济领域表现活跃;(3)在组织资源的占有方面,媒介视阈中的私营企业主与政府的互动关系呈复杂化趋势,其中关于私营企业主参与政治的相关报道呈增加趋势。最后(4),通过对各种称呼的媒介使用状况作历史性分析,发现媒体通过对不同称呼粘连不同报道,发挥着媒介分配社会角色的建构功能。
      关键词:媒介与社会转型;《南方周末》;私营企业主阶层
      技术决定论者认为,媒介的历史是控制社会秩序的范式演变史(英尼斯)。电子媒介的信息扩散方式使政府的社会管理方式发生变革。各个国家对大众传播的控制和管理的区别在于:西方发达国家如美国通常要求大众媒介独立于政治;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是让媒体成为政治管理的工具。“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代表了中国政治家对对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媒介介入现实的期望希望。同时,中国的媒介事业作为党的事业的一部分,必须坚持党性原则,在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性。中西方这种对媒介功能的理念差别早在梁启超和普利策的办报时期体现:以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报人通常将新闻实践和政治改革紧密联合起来,希望通过新闻报纸拯救国民,拯救国家。这种“启蒙者”的理念至今影响着当代中国新闻传播。”普利策虽然是个政治评论家,和政要有着很好的关系,但是他非常强调新闻之于政治的独立性。
      但是不管怎样,大众传播媒介还是大规模地介入了人们的生活,影响着人们的认知。美国舆论学者W•李普曼认为媒介所描述的世界图谱是虚假的现实。但媒介坚守的新闻理念,诸如真实、客观以及媒介的监督舆论能力却推动了媒介对现实的渗透作用。施拉姆把大众传播比喻成为“社会雷达”。“用社会雷达来比拟传播的社会功能是不错的……我们深深地需要一种附属感,要有一种属于我们的文化和社会的感觉,感到在我们的周围环境和生活方式中有一定程度的稳定和亲近”。此外,媒介通常会塑造很多人物形象。这些人作为某些群体的代表,通过媒介向时代发言。他们代表的是一个群体或者“类”,梅尔文•德弗勒更进一步指出媒介传播行为具有“分配各种角色”的社会功能。
      媒介介入现实,它是否起到了“社会雷达”的作用?它与政府是如何相互协调以分配给特定社会阶层以身份认同的?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考量的话题。由此,我们选取媒介中关于私营企业主阶层的报道作为研究对象,考察媒介如何呈现这一特殊社会阶层以及如何分配身份认同。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