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日本、芬兰老年福利制度对我国的启示

日本、芬兰老年福利制度对我国的启示

发布时间:2011/9/28 18:36:57|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我国1995年起逐步形成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补充养老保险、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相结合的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
      199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通知》,明确基本保险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1997年,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此决定被视为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进一步提出了“统账结合”是我国养老保险基本制度的模式,适合我国国情,已经在我国确立。
      这种“统账”结合的模式,其目的之一是为了完成社会保险“体制转换”的需要,使现有基金能够为以前没有积累的离退休人员提供基本保险;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我国能在经济增长与人口结构都处于黄金时代的近20-30年内,使在职职工能为自己积累一定的社会保险基金尤其是养老基金,以减轻企业、财政负担并培育资本市场。但我们应当看到:我国的养老保险除了应在大的改革方向上建立适应我国具体国情的制度外,还需要在涉及养老保险的以下几个方方面面作进一步完善,使我国的养老保险体制渐趋成熟。

改变国家包办,加大社会投入
      我国老年社会福利事业在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国家、集体包办,民政部门“直属、直办、直管”的做法基本还没有改变。造成国家在资金投入中的力不从心,尽管为此付出巨大努力,却没有得到社会认可。
      日本和芬兰的许多公共性质的福利事业则是由国家、地方政府、社会福利事业团体经营。国家和政府经营的国立、公立设施只占福利设施整体的20%左右,其余的80%都是由民间社会福利事业团体接受国家和政府委托从事经营;福利设施的建设费、设备费等费用的80%由国家和地方承担,其余的20%由经营者自负盈亏。这种多元化的参与形式很值得我国借鉴。1998年,上海虹口区晋阳居委会开设“老年银行”,其做法是在居民间倡导为老人义务服务的同时,把服务时间储存起来,待服务者年老时便可支取同样的服务,这是社区灵活服务的代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值得向全国推广。

加强社会福利专业人才教育
      老年福利是一门专门的学问,需要进行专业化的管理。目前在我国还没有老年教育专业,从事老年福利工作的人员中,很多人都没有学习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日本和芬兰在近几十年里,加强了专业人才的培养,这类机构培训时间、层次和目的不同,既有培训时间为6个月的短期培训学校,也有在短期大学或大专学习2年,具有2年社会福利工作经验者才有入学资格的大学社会福利专业。福利专业有全国统一的资格考试,考试合格者颁发证书,在法律上对福利人才的培养和人才应该享有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予以保障。
      这种在老年福利体系上的教育和培训,对于我国有很好的借鉴作用。我国很多学生在大学专业学习后发现在社会上很难找到工作,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试点开设老年福利专门学校,招收品德优秀的学生,学习初级的看护和老年保健、急救知识,考试合格后从事专门的工作呢?这样既可以解决各个社区缺人的困境,同时也可以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而随着老龄化发展趋势,这种人才的需求量将会越来越大。此外,还应从法律上确保人才的培养,给予这方面高级人才的优惠待遇,以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从事这项工作。

发展新兴的老龄产业
      老龄产业是从第一、二、三产业中派生出来的特殊产业,具有营利性的产业,具体可分为:老年住宅业、老年医疗业、老年人口服务业、老年家庭服务业等。
      日本的老龄化产业做得比较到位,有高、中、低档之分。“京都老人之家”是日本第一家高中档的老人公寓,大楼的下层是一所中型公立医院,方便老人就医。老人之家的公共使用面积大约占设施的三分之一,是老人们娱乐和社交的场所。这种有偿的老年公寓只有那些有资产的老人才能入住,还有一些配套设施齐全的出租型老年公寓,适合一些“工薪族”的老人,这种老年公寓在日本也很有市场。
      芬兰也建立了集居住、饮食、娱乐、健身和保健为一体的老人公寓。每座公寓里都有专人负责,向老人们提供各种有偿服务。如果得病,医生会主动登门诊治。老人住在这里既不受打扰,相对独立,又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有安全感。
      在我国,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绝大多数的老人都和子女生活在一起,虽然生活起居有人照料,但是仍有很多老人觉得孤独,缺少精神慰藉。而老年人集体住宅或公寓不是价格太贵就是配套服务不完善,未能受到广泛的欢迎。
      我们不妨参照日本和芬兰的经验,在环境优美、设施便利的地点兴建老人集体住宅,然后以低收费的形式出卖或出租给老人。而且在集体住宅内,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生活有困难的高龄老人(如75岁以上的老人)的水、电、煤气费给予优惠,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逐渐延长退休年龄
      目前世界各国对如何减缓养老保险的压力提出各种不同的、适合各自国家国情的解决办法,其中对延缓老年人的退休年龄则有着共识。1993年末,日本企事业基本实现60岁退休制度,并在此基础上推进65岁退休的目标,对企业内60-65岁的高龄职工占总职员数4%以上的企业进行奖励和适当的补贴。
      芬兰根据新的养老金法,职工可以在63岁至68岁之间退休,养老金按职工工作年限计算。工作年限越长,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越多。以芬兰目前2500欧元月平均工资计算,职工63岁退休后每月的养老金是其原工资的55%,为1375欧元。若延长工作年限到66岁或68岁退休,其退休后每月领取的养老金分别为其原工资的68%和76%,分别达到1700欧元和1900欧元。芬兰的这一灵活养老金制度使更多符合退休年龄的职工愿意继续工作。据统计,2005年,芬兰全国符合退休年龄的4万人中,大部分选择继续工作,只有1万人申请退休。
      而在我国,许多企业的经验丰富的老职工往往在50岁就退休。其实,一些高技术、经验丰富的健康老人不仅素质高,而且工作积极性也非常高,他们更乐意去继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不是从工作岗位上退休。此外,提前退休也会加重国家养老金支付的负担,而且还会出现社会上有大量可用劳动力资源闲置的状况。
      我们可以借鉴日本和芬兰的做法,对于受教育程度不同的人在退休年龄上实行差别式的工作年限限制,如博士、硕士等高层次的人才可以延长他们的退休年龄;对雇用老年职工可以从税收上进行补贴等。
      综上所述,我国确立的做实个人账户、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模式是适合我国国情和未来发展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一模式只是对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提出大的改革方向,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我们还应该注意到我国的具体国情,使我们的养老保险政策更加完善、更具有人情味,这样才能使社会发展更具和谐性。
      上海是我国第一座老龄化城市,老龄化程度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是经济发展速度仍然名列前茅。这说明,老龄化社会与经济发展是完全可以协调的。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人民观念的更新、社会体制的不断完善,我国老年人的福利水平必将越来越高。
      参考文献:
      [1] 胡晓义. 我们为什么要搞养老保险 — 关于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思考[J]. 中国社会保障, 2001, (12).
      [2] 《日本去年出生人口创新低、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新华网, 2001年8月10日。
      [3]《中国启动“星光计划”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新华网, 2001年6月9日。
      [4]  “老有所养—村川浩一先生谈日本老龄问题”,《人民日报》1998年11月12日。
      [5] 李松吉. 日本社会保险制度的现状分析[J]. 吉林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00, (02).
      [6] 燕秋梅. 老有所养 — 看国外养老保险模式 想我国养老保险改革[J]. 城市与减灾, 2000, (06).
      [7] 邵芬,芬兰的养老保险制度及其变革 中国社会报, 2004年/09月/28日。
      [8] 韩玉堂: 国际视角的养老保险: 实践、经验与教训[J]. 青岛化工学院学报, 2001, (4).
      [9] 刘好: 论国际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J]. 重庆工学院学报, 2001, (15).
      [10] 陈和平: 国内外养老保险层次的比较研究[J]. 经济师, 2003, (5).
      [11] 张春亭. 访问芬兰散记[J]. 瞭望, 1988, (40).
      [12] Johnson, R.W and Cori E.Uccello, Can Cash Balance Plans Improve  Retirement Security For Today's Worker? Brief Series N0.14.the Retirement Project, Urban Institutepp. 2002, (5).
      [13] 阎中兴. 日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 现代日本经济 , 2003,(02)
      [14] 王清. 调整我国退休年龄的依据分析[J]. 经济纵横, 2000, (06).
      [15] 史柏年. 退休年龄与养老金支付[J]. 人口与经济, 2001, (02).
      [16] 苗红军, 穆维. 推迟退休年龄 缓解养老保险基金的压力[J]. 党政干部学刊, 2003, (02).
      [17]藤田桂子. 中日老年社会保障问题比较[J]. 中国工业经济, 2000, (10).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