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从边缘到主流

从边缘到主流

发布时间:2011/9/28 18:34:50|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如高速旋转的陀螺般的现代社会,“风水轮流转”的速度已被提高了N倍。在这样的社会中,主流几乎等同于落伍。如今,互联网媒体对传统媒体的话语权起着颠覆性的破坏作用,超女海选使众多的平民子弟看到了等级社会几乎无法完成的超常规发展;郭德刚的“草根相声”因为它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使得那些长在温室里的相声艺术家们几乎全军覆没……追捧边缘、自诩草根反倒成了“主流的”社会意识。
      在与我们的公益慈善相关的领域,同样存在此等现象:
      “企业公民”这个因直译而略显蹩脚的汉语新词的传播速度之快足以证明中国社会对西方热门语汇的欢迎程度。两年前还只是在跨国公司的高级经理之间偶尔被提及的边缘概念,现在已经和他的近亲“企业社会责任”一起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本来是钢铁大王的卡耐基,摇身一变成为美国的现代公益之父;本来是全球华人的创富英雄,却一再声称要把精力投入到第三个儿子“李嘉诚基金会”。有谁知道下面会是哪一个生意场上风光无限的人物会突然宣称“慈善才是我的主业”;
      那些虽成长于贫瘠的土壤却仍顽强生长、奋斗不止的“草根”民间组织是否也将会成长为中国公益事业的主要力量之一呢?

要挤掉“企业公民泡沫”吗
      人性的悲观论者说:人们做一件事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告诉你的原因,一个是真正的原因。企业公民的走红也引起了头脑清晰的观察者的警惕,有资深媒体人撰文指出:“当一个严肃的话题被过度谈论之后,也是它有可能走向庸俗化的开始。来自社会各界对企业公民的追捧使人想起了法国大革命中的罗兰夫人的名言:自由,自由,有多少恶行假汝之名。”从这场“企业公民风潮”中不难看出不同参与者背后的动机:政府以此鼓励捐款,媒体大搞评选进而征收“会费”,企业推崇“善因营销”,行业协会推出企业公民标准接着推广认证,第三方咨询机构强调的总是“验厂”、“验厂”……
      有人惊呼:中国的企业公民已经到了挤掉这些本来与企业公民无关的“泡沫”的时候了。
      这使我想起当年对市场经济泡沫的批判声中,一位经济学者的比喻:市场就像啤酒,如果没有泡沫就没有味道了。如果我们把企业公民参与者的利己动机都称为泡沫的话,挤净泡沫只能是书生意气纸上谈兵。
      伦敦标准集团提供了一个企业公民的行为分析表,它把企业参与社区公益的动机分为商业目的社区投入、长期社区投资和慈善捐助三种,使我们清晰地看到企业投入公益的复杂性。
      在此,我想强调的基本观点是:企业是企业公民的主体。也就是说企业公民虽然是企业和其它利益相关方博弈的结果,但最主要的动力还是来自企业内部,它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即企业公民行为一定基于企业的自愿选择,其实现方式也一定因企业的行业、战略、发展阶段不同而千差万别。任何要把企业公民法律化的努力和建立企业公民“标准霸权”的企图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企业参与社会公益应追求互益和双赢,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追求社会认同和品牌提升不但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应该提倡的。

公益光谱论
      在NPO业内,大家谈起和企业界的合作经常有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感觉,经常的抱怨是企业做公益都带有功利目的,要么要求见某位领导,要么要求宣传企业或企业家个人,要么干脆要拿捐赠换一个什么奖等等。这些要求使得NPO的从业人员觉得其“动机不纯”。
      这使我想起朋友推荐的一本外文书,书中提出了一个叫环保主义者的“光谱”的概念,作者把他接触到的参与环保的几十类机构和个人按照其理念和参与程度绘制了一个颜色渐变的光谱。光谱的一端是绝对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他们素食索居,拒绝现代生活方式,甚至被称为“政府和大企业的敌人”;光谱的另一端是利用环保概念推销产品的商人(我曾经在北京参加过一个地产商召集的研讨会,研讨如何在新楼盘的定位中加上“环保概念”以促进销售,我想就属于此类吧)。
      此书作者的观点是:虽然他们参与环保的动机不同、表现方式不同、影响大小不同,但他们都对环保事业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因此都应该叫做“环保主义者”。
      我认为还有一点更重要:哪怕他一开始参与环保的“动机不纯”,只要他经常参与环保主义者的活动,逐渐接受环保理念,受到周围人的影响,他在“光谱”中的地位是会变化的。正所谓“近朱者赤”,再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受此启发,对从事公益的人我们不要总是纠缠于“动机论”,总要揪出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就算是企业家的捐赠是为了个人出名或是公司“公关”的需要又有何罪呢?企业和NPO是两个不同的系统,有着不同的行为标准和考核体系。进入商业系统的人就必然按照这个系统的游戏规则才能生存,所谓“在商言商”。让一个商业系统的人按照NPO的方式思考问题是既不现实,也不明智的。许多NPO在筹款或寻求企业合作的过程中如果能多一点换位思考,多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追求双赢和互益,我想成功的几率会大得多。
      同时,我们自己的“动机”也要调整,不能只想着筹款。其实我们每一次对企业的宣讲,都是在介绍另外一种生活方式,都是在播撒公益的种子, 这些种子即使不是现在,将来总有一天会发芽的。

寻找中国的“卡耐基”
      下面我想谈一谈作为公益事业重要参与者的慈善家群体。
      2004年《公益时报》和胡润百富榜合作推出中国第一个“中国大陆慈善家排行榜”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但人们大多关心的是慈善家的捐款数量和评榜本身,而忽略了这个活动的另外一个标题“寻找中国的卡耐基”,顾名思义,我们希望中国的企业家中出现对中国的公益理念有突出贡献的人物。
      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巨头卡耐基的贡献,不仅在于他把巨额家产捐出成立了当时最大的私人基金会之一――卡耐基基金会,更在于他提出了一整套直到现在仍有很强现实意义的公益理念而真正奠定了现代公益慈善科学体系和实践模式的基础。他在那篇著名的《财富的福音》中系统的阐述了他的公益理念:财富集中是优胜劣汰的结果,其所造成的贫富分化是文明进步不可避免的代价;现行制度不能改变,公益慈善是对现行制度的完善;富人对社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穷苦兄弟的经纪人,其财富属于社会,但不能平均分配,尤其不能鼓励懒汉;聚财和散财同样需要高超的经营能力,最好的方法是生前散尽家财,以便自己掌握财富的用途,“拥有巨富而死者以耻辱终”……
      他的另一篇文章《公益捐助的最佳领域》更明确的阐述了他心目中的最佳的捐助方向,令人钦佩的是这些方向与现代公认的公益事业的主要工作范畴极为接近,已经成为公认的传统。比如大学和免费图书馆--教育;医院、医学院和实验室-医疗和科学研究;建公园-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建游泳池-体育;教堂-文化、宗教……
      与他同时代的洛克非勒也提出了慈善捐赠要科学化,捐赠要变“零售”为“批发”的类似思想。
      据说当今世界的“首富”和“首善”比尔.盖茨极为推崇卡耐基,他经常阅读《财富的福音》,最近更是宣布他将效法先贤把大部分家产捐给基金会,可见其思想影响之深远。
      从2004年6月国务院颁布《基金会管理条例》,允许企业或个人举办非公募基金会使得中国出现类似卡耐基及其基金会的个人和机构成为了可能。很多公益界的资深人士甚至断言:中国公益事业的新纪元在于非公募基金会。不难理解在中国NPO资源如此困乏的今天,作为资金提供者的非公募基金会的出现无疑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
      在西方,新一代慈善家更愿意以一种他们称之为“风险公益”(台湾也叫“公益创投”)的方式从事他们的慈善事业。与他们的前辈不同,这一代慈善家投入到非营利事业中来的年龄大大降低,比尔.盖茨创办其基金会的年龄只有42岁,更有一些由高科技创富后转入慈善领域的富豪年纪更轻,他们自信、精力充沛、勇于进行新的尝试和探索,他们总是要追问“我捐出的钱会不会被浪费?”在企业界的成功经历使得他们对被资助的非营利组织的绩效总是提出更高的要求,他们自然而然的认为包括风险投资在内的很多成功运用于企业的方式经过修正后同样适用于NPO。于是,这些新一代的慈善家成为发展“风险公益”最强有力的推动者。
      “风险公益”是指支持非营利组织(尤其是社会企业和社会企业家)的资助型机构。它不仅提供资金支持,而且提供管理和技术支持。通过与被投资人建立长期的、深入参与的合作伙伴关系,达到促进非营利组织能力建设和模式创新的目的。“风险公益”的五个要素包括参与管理的伙伴关系,2-6年的投资期限,结果导向的评估体系,资金加咨询的资源网络,完善的退出策略等。
      目前,已经有一些熟悉商业风险投资的人士试图在中国尝试创办风险公益基金,不久,他们就会浮出水面。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