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研究 > 中西旅游文化与行为差异存在的原因

中西旅游文化与行为差异存在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1/9/28 18:33:05|来源:文明杂志社|分享到:
字体:

价值取向
      价值观是“人们关于什么是最好的行为的一套持久的信念,或是依重要性程度而排列的一种信念体系”,它在一种文化中处于核心地位,它决定了人们观念和行为的很多方面。交际中的不少规则就是由价值观决定的。同样,价值取向的差异也渗透在旅游跨文化交际中。中国文化的人伦本位 (集体主义) 表现为群体取向和他人取向。中国人凡事以集体利益为重,个人利益次之。他人取向是群体取向的延伸,表现在考虑别人的想法和卑己尊人的礼貌方式。这样的结果在交际中便是中国人谦虚、合作、集体观念强等,同时也形成了缺乏个人主见、人云亦云的特点。然而,西方价值观的核心是个人本位 (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认为“个人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一切价值、权利和义务都来源于个人。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念包含自力更生、言论自由、尊重他人、平等和民主程序等。在旅游跨文化交流中主要表现在“个人隐私、个人思考、个人生命”几方面。
      西方人的隐私观念很强。他们在交往时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事情,西方人普遍抱怨中国旅店的工作人员就像英语国家医院的工作人员一样 ,把旅客当作住院的病人一样对待,服务人员随便出入客人房间,旅客不能得到独处的保证。而在英语国家,旅店住房是客人的临时领地,服务员不经允许无权进入室内。在言语交谈中,中国的东道主对西方游客的关心可能会被认为是冒犯个人隐私,招致反感。中国人攀谈起来,相互问年龄、工作、结婚没有、甚至收入多少,十分自然。而这些问题被西方人称为“护照申请表格式的问题”,令人讨厌。中国人往往喜欢对别人进行劝告和建议,并使用“要、不要、应该、不应该”等。如导游对游客提一些建议、劝告“别喝太多了”,“多穿点衣服”等。这类关心,中国人听了心里暖呼呼的,可西方人看来,有干涉个人自由之嫌。
      在跨文化交际中,另一个令西方人深感头痛的问题是,该发表个人意见的时候,中国人往往含糊其词,模棱两可,不置可否。在中国,客人怕麻烦主人,一般“客随主便”是中国人待人接物礼貌、文明的表现。所以经常说“随便、都可以”,似乎没有个人主见和选择,西方人对此深感困惑。有一次,中国代表团在荷兰参观考察,离开前主人安排了一天活动,上午购物,下午由于时间短暂,便提供了郁金香花园和风车村两个景点选择,二者相距较远,由客人任选其一。征求中方意见时,中国人彬彬有礼地回答“都可以”。荷兰人以为中国人两个地方都想去,只好歉意地说明只能取其中之一。此时中国团长才发现有误解,解释说“您看那方便就去哪”。这位荷兰人觉得很头痛,接待过许多中国团队都是如此。而在中国旅行的西方游客有时提出某些要求时,中国人觉得比较难办,但不好意思直接告诉他们不行,就说“我们考虑考虑”,考虑的结果当然还是不行,西方人难免恼火。首先,你的考虑耽误了人家时间;其次,英语考虑 (consider) 一词的含义一般是积极多于消极,通常情况下,予以考虑 (consider) 的事,成功的概率很高。因此,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这类“闪避式回答”极其无奈,极为不满。
      西方的个人主义不仅意味着个人物质利益的追求,同时也是多差异的追求。这种个人本位的观念植根于人们的心中,因为在西方的哲学中,生物的个体是自然的基本单位。西方人认为“自由思想的人只能这样,他不仅爱人,而且也爱动物 ……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它们,减轻他们的痛苦。”动物同样具有不可否认的“天赋权利”,这种天赋权力不仅应拓宽到人以外的家畜而且应延伸到野生动物。在中国文化中却没有这种任何动物的平等观念。看一个典型例子:在中国文化中,狗这种家养动物,除了看家护院,还可以向人类提供狗肉。用“狗”字组成的词语中尽含贬义。而在西方文化中,狗则被看作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狗肉是不能吃的,因为一个正常的人谁会去吃朋友的肉呢?正因为中西方这一价值观念的差异,引起跨文化交际中的一些误解。导游带西方游客到宾馆用餐,兴致勃勃地向客人推荐狗肉煲、活鱼活吃、猴脑等菜肴,游客不但不领情,还会提出抗议,他们无法容忍对动物的虐待行为。

思维方式
      思维方式是一种认识过程,是按一定的思维程序来进行思考的方式。不同文化的人们对外界的认知模式存在着差异,因此思维模式必然存在着差异,中西方文化在这方面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中国人与西方人在思维模式上的差异为:中国思维模式具有归纳性、模糊性、直觉性、意向性、整体性等特点;西方思维则具有演绎性、精确性、逻辑性、实证性、分析性等特征。不同民族的思维方式在表达时起着重要作用,于是在旅游跨文化交际时对于篇章的布局,文字的风格,话题的顺序等都有影响。
      中国人更重视实际的推理经验,在传统的思维方式中,除了一般的归纳推理和演绎推理外,中国人更擅长类比推理。虽然类比是一种不严密的推理方式,但是中国人的语言已经形成这种特色,知识分子写文章使用这种类比方式,普通百姓也用这种方式表达。表达时常用自觉思维,大量使用具体的方式来表达深奥的道理,使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中国思维的直觉性、模糊性使中国人形成了不求精确、模糊表达的方式。在说话、写作时往往采用一些模糊华丽的词藻,而非具体有特征的描述。在旅游文本和导游介绍中频繁使用“大概、差不多”等模糊概念的字眼;随意使用“天下第一”等夸张的言语。中国人偏好形象思维,文章讲求华丽、抒情的文笔,以引起读者的共鸣和反应,因此,在旅游文本中大量使用形容词和各种修辞手法极力渲染美景。但是,华丽的文风和词藻由于体现不出地方特色,所以给西方游客的印象也不会太深刻,反而显得啰嗦、累赘 ,“美”不忍睹。我国某市举办的国际龙舟会的宣传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中华大地 ,江河纵横;华夏文化源远流长……轻快的龙舟如银河流星,瑰丽的彩船似海市蜃楼……气垫船腾起一江春潮,跳伞健儿绽开空中花蕾 ……啊, ××城是不夜城,龙舟会是群英会!”一位美国新闻工作者读后作了以下坦率的评论:“它没有提供关于龙舟会的必要材料,比如其历史起源和举行的时间;它没有告诉你参加龙舟会怎样去法,何时开幕和闭幕 ,要花多少钱等。”对于偏好逻辑思维的西方读者,这样的文章令他们觉得“过于浮夸、空洞无物”。
      相比之下,西方思维模式的精确性、实证性的特点使西方人在旅游文本中注重实用性,注重景点地理环境、服务设施、优势与不足诸方面的纯信息传递,而风光景色的描述性篇幅者着笔不多。以下一段选自美国纽约市的旅游手册 : It would be foolish to deny that New York City is without some negative elements. However for the average visitor ……,only the positive elements need to be experienced. ……it should be said that New York City has been very much cleaned since……文中一开头便很坦率地指出纽约是一个不无缺点的城市。当然,这种高姿态的“揭短”意在强调纽约市更具魅力、更值得体验的一些方面 (那些值得肯定的东西还是需要体验一下的) 。文中还不失时机地指出,纽约市近几年来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清理和整治。这样一来,游客心中的疑虑尽可能地被降到最低。美国各大城市的旅游手册都体现了传递信息、提供咨询的社会功能,且突出了信息传递的客观性和义务咨询的可靠性,对于物质旅游文化的介绍客观、中肯、全面,连旅游城市及旅游景点的差强人意指出都在其优势介绍之余作了巧妙的“揭露”,这非但没有抹煞旅游资源的吸引力,反而为表现其优势和魅力做了巧妙的衬托。

行为规范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在交际时,由于对同一交际行为的解释、赋义或判断所依据的社会行为规范不同,常产生误解甚至不快或者更坏的结果。行为规范是交际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完成有效交际的重要保证。
      从交际角度来讲,行为规范就是恰当得体的交际模式;而如果从文化角度对个体行为进行评判来说,行为规范就是被社会接受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绳。应该指出,在一种文化中某一行为是合乎规范的,在另一种文化中可能就是被禁止的。在旅游跨文化交际中,国际旅游者与出租车司机、酒店工作人员、接待员、商店服务员的相遇可能是令人感到紧张的。他们不知道该对东道主做何期盼,而东道主的行为方式对旅游者而言也往往是奇怪的,甚至许多情景令人感到困惑,旅行也因此变得困难重重。由于这一缘故,东道主更需要注意社会规范交际礼俗的差异。
      在交际过程中,大多数人对别人说什么、怎么说比较敏感,而对非言语信息往往难以察觉。非言语交际包括时空利用、身体行为、声音行为和外表形态。旅游中的主客双方非言语交际,主要表现在时空利用和身体行为。
      西方人把时间看作一种可以人为地进行切分或组合的具有实体性的东西。他们习惯于一个单位时间内只做一件事,因此特别讲究计划的周密性。西方人在社交活动中提前预约和守时被视作必要的礼貌行为。而赴约迟到或失约就关系到团体或个人的信誉问题了。
      空间的利用方式主要包括人际距离与身体接触两方面。西方人把空间看作具有某些形式的“地盘性独立存在体”,含有与空间的占有性或隶属性相关的意义。什么样的区域才算“个人领地”不容侵犯?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理解。每个民族都有自己所习惯的交际距离,打破人们的习惯距离,就意味着侵犯他人的“个人领地”,使人感到不自在。在旅游活动中,西方人稍微碰触别人一下,就急忙说对不起;中国人在这种情况下人挤人的现象很普通。要挤过人群,为了保持更大的个人领地,西方人用双手和肘部把别人挡开,对中国人用身体挤过人群,而又不说“对不起 ,请让路”的做法很反感。
      同理,西方儿童也不喜欢别人在他们身上拍拍摸摸,而中国儿童心里都清楚这是大人的抚爱举动。中国人排队时,前后挨得紧紧的,而西方人排队时前后距离较大,甚至不惜以粗暴的举动阻止他人接触自己。在西方的邮局、银行等公共设施,排在第一的顾客办理完业务后,服务台窗口叫一声“下一个”,后面的顾客才一个个按顺序走到窗前办事。而中国人十几双手同时伸向服务台的情况时有发生。交谈双方正视对方是西方人的习惯,在他们看来 ,这是正直与诚实的标志。英美人有句格言 :“不要相信不敢正视你的人 (Never trust a person who can’t look you in the eyes.)”。中国人在交谈时,双方不一定要不时地正视对方,甚至有的人还有意避免不断的目光接触,以示谦恭、服从或尊敬。这也许是初来中国的西方游客感到中国人不够热情友好的原因之一;同时也说明为什么西方人喜欢面对面的交谈,而中国人倾向于“促膝谈心”。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